— Gwen天莼 —

[锤基]【剧透慎】《傻弟弟》4 | 怀疑

注意:Thor↔Loki←高天尊

One.  Two.  Three.  Four.  Five.  Six.  Seven.  Eight.  Nine.  Ten.  Eleven.  Twelve.  Thirteen.  Fourteen.  Fifteen.  Sixteen.(Fin)

================

    Four.

    高天尊习惯在赛前看看他的挑战者们,当然,为了保证他的安全,挑战者们是被绑在椅子上的。小火花自称是Asgard的王子,又是Asgard,他的142号也是那里来的,而小法师很可能也来自那里。他原本不在意来处,可最近的Asgardian未免太多了点。

    “你认得Loki。”

    “Again,他是我弟弟。”Thor的神情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高天尊眯起眼睛看他,他有预感,小火花再待下去,小法师的心就不在这儿了。他不确定这个想法,但多少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Loki看起来不太喜欢你的什么……‘阿斯堡’。”

    “哈?那不然跟我打个赌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赌他站在我这边,不是你。”Thor咬牙切齿,要不是被绑在椅子上,他恨不得撕烂这张近在咫尺的脸。

    高天尊似乎有些动摇“是什么让你说大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听着,我可是他哥哥!我们一起生活了一千年!你们认识多久来着?几周?”

    Thor滔滔不绝,高天尊却不想听下去了“带他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他会听你的话吗老头子!”Thor远远地吼叫,宣誓自己的主权。

    小法师低着头快步往外走,似乎想要逃离视野最好的观看席,高天尊一手按住他,问他去哪。他支支吾吾,不会有答案。他没再追问,把Loki推回座位上。

    场内的比赛虽然精彩,但高天尊仍然留着一点心思在屋里,Loki坐立不安,这不是个好现象,小法师在骗他,嘴上说着不在意这个非亲生的哥哥,可心里却不是这样的。本想着Thor能被Hulk拍死在地上,但一阵电闪雷鸣,Thor竟然就要反败为胜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高天尊按下电极,Thor倒地。

    Loki投来了不解的眼神,高天尊没有看他,却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挥手叫来一人,让他带Thor去疗伤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高天尊说完起身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 Loki有些茫然,不知道这话跟谁讲。直到他看见停在门口的Grandmaster正盯着他,于是只有快步跟上去。跟着高天尊穿过弯弯绕绕的走廊,Loki一一记住了来路,也注意到周围的人越来越少,直到最后高天尊告诉Topaz不用跟来,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所到之处像是另一处观战席,更小,更暗,巨型落地窗外是另一处斗兽场,个位数的观众席显示出,这里是私人娱乐的场域。

    Loki皱眉,只有不好的预感,也许抢先开口能扭转局面——

    “他是你哥哥。”

    太迟了,高天尊已经开口,背对着他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“抱歉,什么?”被动地开口,想好的话跟着银舌头一起打成死结,咽回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那个‘Thunder’,他是你哥哥。”他转身盯着Loki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的……正如您所知道的,我们并不是血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对你们的关系没兴趣,有血缘没血缘的……但他是你哥哥,比起一个刚认识几周的家伙,还是哥哥更可靠,对吧?”高天尊绕着大圈逼近他,Loki只能向着玻璃后退,最后被卡在落地窗上。

    Loki处在危险的境地,他的脑子在这尴尬的空气里快速转动起来,好想出自己的哪一句话暴露出了自己有二心的事实。不出片刻,他在脑子里将自己这一个月的所作所为过了一遍……噢。Thor,他的哥哥,不管他做了什么,自己现在惹上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事实上我们早就闹掰了。”Loki强笑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来自Asgard,小王子,你骗了我。”

    Loki沉默片刻,答道:“您不在乎来处。”

    高天尊不可置信的笑两声“Loki,我是怎么对你的?”

    这个漂亮的小法师,在他眼里是这样。活了太久的高天尊,乐于四处找寻刺激,赌局、美色、醇酒,这造就了萨卡星,这个小法师不过是他长久生命中,最新的一个乐子而已,虽然没有怎么真心实意,但自己千方百计想让他喜欢这里,这他总能感觉得到。但是他没想到,Loki从一开始说的就是谎言。

    “您……帮助了我……不胜感激”Loki斟酌用词,在结尾加上了感谢之辞。

    高天尊的嘴角咧开,瞧瞧,这小王子怕不是块木头?

    “你这是从来没上过床吧小王子。”

    上床?如果是那种方面,认真讲起来,有,一个活了一千多年的神,当然有。Loki高挑俊美,身边自然也不乏倾慕他的人。原始的亲肤之乐罢了,他并不沉溺于此,只是些如同游山玩水般的经历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,这跟现在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My friend,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Loki清楚地看到对方的表情存着怒气了。这是他第一次搞不懂状况。高天尊比他高上那么一点,现在Loki被他面对面的抵在玻璃上,相距不到半米,因此Loki只能抬着头看他。

    过了这么久,Loki并没有明白Grandmaster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们打个赌。”高天尊突然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就赌你,能不能活着出来。”

    Loki瞪大眼睛,身后一空,落地窗的玻璃瞬间消失,高天尊将他从几层高的看台上推了下去。

评论(14)
热度(4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