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[锤基]【剧透慎】《傻弟弟》15 | 回暖

注意:Thor↔Loki←高天尊

One.  Two.  Three.  Four.  Five.  Six.  Seven.  Eight.  Nine.  Ten.  Eleven.  Twelve.  Thirteen.  Fourteen.  Fifteen.  Sixteen.(Fin)

================

    Fifteen.

    重伤失血,高热透支,这使Loki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都不太清醒。他的手冰凉,体温却反反复复,偶尔醒来,但也马上疲惫地睡去,他沉睡一天清醒过来、跟Thor好好谈话的那个晚上,成了他这几天唯一还算清醒的时刻。

    Loki很久没这么病过了。即使是在他流亡的日子里,或者在地牢的日子里,他都不曾病过如此。在宇宙间漂流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,随时都会有什么不知名的敌人跳出来要了他的命,所以为了活下去,他不允许自己生病;在牢中时,多少人想要等着看他的笑话,看他狼狈的样子,但骄傲的小王子不会让这件事发生,所以他大概是靠着一口气,让自己不在乎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却和之前的一切恰恰相反。如果是这样,反到有的解释了。

    父亲最终认可了他,Thor真心对他、看重他,他们成了救世主,受人民爱戴。他想要的一切渐渐实现了,虽然他不知道这和自己的“努力”有没有关系,但他没有理由再继续跟这个家划清界限了。毕竟,脱离这个家本就不是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说是苦尽甘来大概有些矫情,但就算是Loki,也仍然有想哭的感觉。没有人再嘲笑他,就算有外敌,也不再是他一个人,到现在他终于有这个条件可以安安心心的大病一场了。不是说他希望这样,只是就算这样,他也不用担心了。

    这也许是好事。

    这一场大病消耗了他许多体力,但值得庆幸的是,他正在慢慢好起来。

    一只温热的小手搭在他的脸上,不是Thor,或是他认识的人,这是陌生的触感。Loki睁开眼睛,一个小女孩站在他床前。孩子看他醒了,把手一缩。他的眼睛酸涩,四肢因为长时间的昏睡有些乏力。他看着这个孩子,脑子空白一阵,竟不知道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一点都不冷。”女孩说“母亲说霜巨人很冷,可你是暖的。”

    Loki回过神,一堆问题突然钻进他脑子,她是谁?为什么在这?她在说什么?为什么她知道霜巨人的事?他努力起身,撑起了一点身体靠在床头。

    “你的眼睛真漂亮。”女孩眨着他焦糖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也是……”Loki被这双单纯的眼睛打败,叹口气,一堆的问题一个也没问出口,毒辣的舌头一瞬间没了那么多尖刺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她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Frey!你乱跑什么!”守卫带着一个妇人走进来,她上来拉住女孩嗔怪着。她抱歉地看着Loki,叫了一声“殿下”。

    “母亲……”被称作‘Frey’的女孩低下头。

    守卫走上来,为不小心放人进来感到抱歉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个小女孩。”Loki扬手,打断了他道歉的话。

    他示意女孩靠近一点,在她眼前身出右手,冰花在他掌中升腾、聚合,女孩的眼睛里发光,新奇地盯着这团雪花相互纠缠,最后成了一颗银币大小的冰珠子,之中有一朵绚丽的冰花,好看极了。

    冰珠掉在女孩掌心,她用眼神询问Loki,Loki让她留着。女孩如获至宝一般捧着这颗珠子,兴奋地看她母亲,她的母亲回给她一个严肃的眼神,她嘟起小嘴,冲着Loki扯扯裙角,低眉半蹲,再起身站好。她生疏地行了个礼。

    Loki忍住不笑,朝她点点头作为回应。

    女孩还是不稳重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她抓起Loki的手,小嘴在他手背上印下一个湿漉漉的吻。也不知道是在哪学的,这是一个吻手礼,她似乎搞错了Loki的性别,也搞错了自己的性别……这分明是绅士给王后的礼仪……

    守卫送走了这对母女,看着靠在床头的Loki,欲言又止,但最后还是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您该少用些法术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Thor叫你盯着我?”Loki轻笑。

    守卫被噎了一下“您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告诉他?”

    “这是在下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Thor只是关心他,算了,告诉就告诉吧,他也没打算再瞒着Thor。守卫告知Loki要去为他请来医官,Loki点点头。

    Thor正在会客室和长老、智者们商议去到目的地后如何动作,讨论刚刚结束,一个守卫就走进来,叫了一声“陛下”。Thor认出那是Loki房间门口的守卫。

    “Loki醒过吗?”Thor朝他点点头,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他醒了。”守卫答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正要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陛下,我恐怕他不在卧室。”

    守卫的话止住了Thor的脚步“怎么回事?”他问道,守卫没有答话“我不是告诉你要守好门口?”Thor面上露出焦急的神情,质问着“他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守卫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陛下!殿下他——”另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。

    这是两个同样的声音,一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 Thor回头,看见Loki门前的守卫呆呆地站在门口,看着另一个自己。空气一瞬间凝固,Thor也突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无奈地看看身边这个人,他在绿光里变回了自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在这。”这人说完了刚才只说了一半的话。

    “Loki……你起来做什么?你还在生病……”Thor嗔怪着,问他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,哥哥。”恶作剧之神答非所问,用他苍白的嘴唇弯出一个好看的笑容。

    Thor拿他没辙,他看见参加商议的一些年轻智者已经在偷笑,没办法,Loki本性难改,况且Thor也不打算改变他。Thor只好屏退了屋内的人们,推推吓傻的守卫让他把医官叫来,之后他让Loki坐下,拿起一件自己的披风披在他肩上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不舒服?”Thor问。

    Loki摇头,Thor在他旁边坐下,摸他的额头,体温早就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觉得闷了?”Thor觉得Loki不会没理由的跑出来,于是他猜测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我有事问你。”Loki开门见山“有多少人知道了?我是霜巨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emm……一些萨卡的战士、还有些阿斯加德人……”Thor支支吾吾,也大体地计算着。Loki朝他抛去一个疑问的眼神,因为这听起来像是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一些人看见了,又去告诉一些人……所以,大部分。”Thor说着,眼见着Loki的脸变臭,于是他补充“对了,Korg看见了,然后他去给孩子们讲了……你的英勇事迹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Loki追问。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你是孩子们眼里的英雄了。”

    事情跌宕起伏,结尾却出人意料。虽然明白了为什么Frey不怕他,但Loki依然有些不明所以。他怎么就从‘孩子的噩梦’变成‘孩子的偶像’了?关于那堆石头把事实如何添油加醋了,他们不得知,但Thor认为这是个好结局,于是也让Loki别再多想。Thor安抚着他,抓起他的手,在手背上印下一个吻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吻手礼?

    Loki皱皱眉头。所以Frey是跟谁学的?




===================

注:Frey,一说是北欧神话中与Balder并称的光明之神。

评论(19)
热度(3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