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天莼Gwen —

【谭赵】《不疼3》⑧(完结开车)

  「八」

  

  这个小变故吓坏了谭宗明,吓坏了李熏然,莫名其妙的又吓坏了凌远。

  

  爱人,友人齐全,按说凌远算是“恶毒上司”,怎么就还有他的份儿呢?因为前面两个人惹急了,首当其冲的就是他,能不吓坏么。当然其中也有对员工的关切之意。有的。

  

  赵启平爸妈到他出院才知道这事儿,对着他俩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通骂,就差没跪在列祖列宗面前“咚咚咚”磕三个响头。

  

  “你!就知道拼命,妈劝你多少次了,就是不爱惜自己身体,这下垮了吧?”

  

  赵启平翻个白眼,不打算跟赵母硬扛。

  

  “妈……”谭宗明护短,悄悄扯了扯赵母的袖子。

  

  “叫我妈是吧!”赵母啪一巴掌打在谭宗明手上“还有你!你也不知道劝劝他!你说你这个孩子!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告诉我们,就知道自己扛着!”

  

  “妈,您别说老谭!他哪敢告诉您!”

  

  “好啊,你们两个合伙来蒙你爸妈呀?”赵母的指肚子捅在赵启平脑门儿上,毫不留情“你个死孩子!你非要爸爸妈妈白发人送哟……”

  

  “妈诶……我这不是好好的……”赵启平无奈的推开赵母的手。

  

  “哎呀,好了好了……启平没事就好啦。”赵教授终于跑出来唱白脸,阻止了战役的爆发。

  

  房间内瞬间安静,赵启平嘟着嘴搓自己脑门儿。

  

  谭宗明沉默半刻,突然面向赵启平“启平,你真的把我们吓坏了。”

  

  赵启平的动作一顿,睁大圆眼睛看向老谭。卧槽?你站哪边的?刚要怼他,想了想局势不对,老妈上来就是狗血喷头,老爸虽然唱白脸但怎么也是向着老妈的,现在老谭“叛变”,三对一!呵呵,认输吧。

  

  “好好好好好。”他连说了五个好示弱,立出双手后退一步“我错了,我以后好好吃饭好好睡觉,院长要是给我连轴转的大手术呢,我准去劳动者协会告他,行吗?”前面说得好好的,到最后一句,心里小小的不服气做了怪。

  

  一直沉默的赵父伸手呼了一下赵启平的脑袋,后者自知失言,只有捂着后脑瞪回去。

  

  “我估计他也不敢了。”谭宗明憋笑,开着玩笑。

  

  赵母终于笑出来,明白儿子已经知错,走过去把高自己一头的儿子搂在了怀里。

  

  爱之深,痛之切。却也是也家人最温暖的一刻。

  

  回到别墅,刚刚还话多的赵启平,突然安静下来,穿着酒红色的睡袍抱膝坐在窗边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

  “干嘛呢?”谭宗明立在他身旁,盯着他的侧脸。

  

  赵启平歪头,额头抵在玻璃上,落地窗正对着湖面,粼粼的水光返在他眼里,耀得熠熠生辉。

  

  “宗明。”低沉的嗓音,亲昵的称呼。谭宗明内心一颤,没有回话。

  

  “要是我真的离你而去,忘了我吧。”

  

  谭宗明心里发酸,一时竟没想到如何回话,室内安静了很久,久到赵启平以为谭宗明已经离开。

  

  “你背诗呢?”谭宗明笑骂,语气中的一丝颤抖被赵启平捕捉到,苦笑起来,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过他的脸庞。

  

  谭宗明在他身边坐下,轻柔的搂过他的脑袋。

  

  赵启平在他怀里靠了半天,终于平静下来。

  

  “知错了?”谭宗明再问一句。

  

  (开大车走简书)

  

  第二天赵启平身上痛的起不来,揉着腰,赵启平承认是自己做的太嗨。

  

  “还好吗?”谭宗明进了房间,身后跟着刘妈,端着餐盘“吃点东西吧。”

  

  赵启平仍然窝在被子里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:“起不来了……”

  

  谭宗明笑着去把他扶起来,在他身后垫上一个枕头,赵启平还是嘶嘶的抽气,谭宗明伸手帮他揉“昨天谁那么兴奋?”

  

  刘妈偷笑,赵启平瞪着谭宗明“尽让刘妈看笑话。”

  

  刘妈把粥盛好了递给谭宗明,说有需要就叫她,识趣的出去了。

  

  谭宗明把勺子放在他嘴边,赵启平没有推脱就着他的手吃了几口,突然没了胃口。

  

  “唔,不想吃了。”

  

  “怎么?又不舒服?”谭宗明怕他病再犯了,显得有些激动。

  

  “没事,身上疼,有点没胃口。”

  

  “那你再睡会儿。”谭宗明放下碗,捧着脸看他,看的他浑身不自在,于是赵启平拒绝了继续休息,准备起身出去活动一下。

  

  谭宗明的家十分偏僻,安迪也吐槽过九曲十八弯,但景致十分不错,湖畔旁,树林边,十分理想的住地。

  

  今日谭宅不迎客,与平时相比清静许多。

  

  赵启平站在湖边看其中鲤鱼抢食,看得笑出声来,谭宗明揽住他的腰,站在他身侧。心里一阵恍惚,不知今夕是何年,曾几何时,他向往着这个地方。

  

  什么时候呢。

(end)

评论(17)
热度(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