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天莼Gwen —

【楼诚甜虐】长大Chapter1(不小心把受伤的阿诚哥推下去了怎么办?)

本文介绍及目录←请戳

==============

  Chapter1

  阿诚左手虚握着方向盘,右手使力,汽车在路上平稳的开着。后座的明楼一言不发,阿诚扫一眼后视镜,又低下眼睛。

  汽车仍然稳稳地开着。

  “大哥……”仍是阿诚忍不住先开口

  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。”明楼打断他,阿诚无非是要说明台的事。

  阿诚的话被堵回来,默默闭了嘴不去看明楼。

  明台受了这么大骗,心里定是不好受,但是明楼心里又何尝不是呢,可明台虽然已能独当一面,却仍然是小孩心性,谁都没指望他能先听二人解释。委屈了大哥,恐怕要憋着任他闹一顿才罢休。

  车子停在大门口,阿诚左手去拉车门,却沉得抬不起来,细痛从撕裂的皮肤传来,他这才想起自己的伤,换了右手开门。明楼心焦的瞥了一眼,心想要赶快替他缝合才好,一边自己开了门。

  明楼走了两步,在门前小径上站定,仰头看看安安静静的名公馆,等到阿诚走到他身边,伸手指点。

  “饭应该好了。”说着,明楼跨步往前走。

  阿诚快要被他的冷静气死,他一路替明楼心焦得连伤都忘了,他可好,没当回事儿。

  “他没把房子拆了就不错了,你还想着吃饭?!”快步跟上明楼,阿诚嗔着。

  明楼不做声,推开房门,室里安静地可怕,阿诚觉着背后一凉,眼珠子快速转动的打量了一番,重新看回明楼“我可没闻到饭菜香味儿,我只闻到硝烟味儿!”

  “我不信他敢怎么样。”明楼嘴角扬起自信的微笑,随手脱下大衣围巾,连着包一起递给阿诚,阿诚接过,带着一脸不信走上楼梯。

  快速迈了几步,阿诚只顾着看楼梯,迎面撞上明台。

  小孩子气不打一处来,挥起拳头打在阿诚肩膀上。

  明台小时候也经常干这种事,只是每次他的小粉拳头打在阿诚身上时,对方都像是木桩一般站在原地,好笑的看着小孩子撒气的动作,他也只能嘟着嘴气呼呼的去找大姐告状。

  可这一回,他无所不能的阿诚哥却顺着这一拳,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。

  明台忘了,自己早已是一名特工,同时,他也不知道阿诚的伤。

  阿诚发出了一声算是惨叫的呻圌吟,止疼针像是瞬间失效,痛感刺进他四肢百骸,腿一软,蹭着栏杆就往下倒。

  明楼走到一半,听见阿诚的惨叫,用一个看上去十分滑稽的动作回过身,扶住了他,难得的表现出手忙脚乱的样子。

  明台看蒙了,差点就要冲过去查看阿诚是否有受伤。

  “你干什么!”明楼看见阿诚的脸色瞬间惨白,痛苦的抓圌住手臂,咬牙忍痛得样子,心里的火无故的燃起来,对着明台质问了一句,语气凶得很,再指着他鼻子就像骂街了。

  本还有些心软的明台也毛了,歇斯底里:“我圌干什么?!我还问你干什么呢!”

  一场骂战就此开始,两人圌拳打脚踢加上嘴炮,把正厅砸了个精光。

  阿诚扶着伤肩站在一边,束手无措。

  等明楼终于把明台骂醒,阿诚才走上去唱白脸:“好了好了,都消消气。”瞄了一眼坐在地上被骂的蒙圈了的明台,阿诚好心伸出手去“起来吧……”

  明台甩开阿诚的手,腾的站起来。

  明楼紧接着瞪了明台一眼,小屁孩子还不领情?

  “东西不是钱买的啊?砸成这样,大姐回来你去解释?”阿诚的火也上来,狠狠地瞪了明楼一眼,为了一地砸坏的东西。明楼移开眸子没看他眼睛,明台砸的,你到跟我发起火来了……虽这样想,他心里却一阵心虚。

  见明楼不语,阿诚又狠狠瞪一眼明台。

  “啊?家里进贼啦?”

  明台被阿诚骂的又一抖,把头低得更低。他果真还是最怕他阿诚哥。

  说完这些,阿诚看两人知了错,似乎也消了气。气去得快,见两人也不像是会再打起来,心下一松,痛感又回归到身上。

  “诶……嘶……”他一皱眉,右手扶住左肩,冷汗呼的就在额头和后背冒了一层。

  他一抽凉气,刚刚被他骂蔫儿的两个人立马回过头看他,明楼急的下意识伸手去扶住阿诚的右臂,明台也有伸手去扶,但位置被明楼占了,他只有悻悻的收回手。

  “没事吧?”

  “……”阿诚只皱着眉看他,没说话。

  “先来处理伤口。”

  明楼扶着阿诚往书房走,留下明台杵在原地。明台第三次被吓蒙,张口无意识的叫了一声阿诚哥,看着未停下脚步的两人又大声的叫了一声大哥,把明楼叫住。

  “叫什么叫!去打热水!”明楼停了一步使唤明台,抬脚扶着阿诚走进了书房,把门甩得震天响,震得明台一个激灵,想起阿诚受了伤还被自己推下楼梯,心里一阵发酸,只有勤快的倒水去了。

  明楼帮他脱掉大衣和外套,阿诚就已经疼出一身汗了,热水毛巾还没到,明楼只有扯起自己袖子替他擦汗。撸开阿诚一截袖子,明楼准备给他打止痛针,阿诚抬手止住他。

  “今天打了两针了。”

  “你打了两针啊?”明楼语气里藏着一分蕴怒,有些生气的放下针管。

  “不打两针、动不了……”阿诚解释着。

  心疼淹没了明楼,看着阿诚已经惨白的脸,心痛的替他理理散下来的几缕头发。也只能折好几层纱布准备给他咬着,好让他不咬碎牙齿。

  明楼解开阿诚衬衫的扣子,此时明台敲门,明楼叫他进来。明台端了一盆热水走进来,明楼刚刚撩圌开阿诚的衬衫,阿诚抽了一口凉气,衬衫下面是染血的肩膀。满满一肩膀的血叫明台一愣,过了几秒才迈步走进来,放下水盆,站在一旁等大哥的吩咐。

  “会缝合伤口吗?”明楼问,手拿起剪刀去剪阿诚的绷带。

  “不会。”明台闷闷的答。

  明楼一声冷哼,没说什么,认真的拆着绷带,手下放轻。

  “大哥……我想跟您、单独谈谈。”

  “以什么名义。”

  “以、毒蝎的……名义?”

  “那不用谈拉,任务完成的很不错,回去等嘉奖令吧。”

  明楼还在说气话,明台心里一急,再叫他一声:“大哥!”

  “叫我大哥是吧!”明楼吼回去,手里扯着一段从阿诚身上摘下来的纱布,狠狠往桌上一扔,阿诚被他吓得一哆嗦,扯着伤口也没敢出声。

  明台今天被他骂怕了,应了一声“啊。”

  明楼出了口气,收回了严厉的话:“过来帮忙。”

评论(5)
热度(1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