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楼诚甜虐】长大Chapter2(明台成哥哥迷弟)

本文介绍及目录←请戳

==============

  Chapter2

  (此处微台诚,微!)

  明台哦了一声走上前,准备接住明楼拆下来的纱布。

  “你站那就好。”明楼止住他的动作,拆到最后一层,他拿起一块折叠了几层的干净纱布递给明台,明台愣愣的接过来,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。不是说缝合伤口吗?

  阿诚好笑的看他一眼,皱着眉头奋力抬起右手拿过明台手里的纱布,放在了自己嘴里咬着,脸扭到一边不去看明楼的动作。

  明台明白了个大概,但仍睁大眼睛盯着阿诚。

  “按住他。”明楼说,一边已经动手飞快的把纱布撕下来。

  “啊?”明台虽没反应过来,仍然伸出手扶住了阿诚,但他未使力,阿诚痛极,抽搐一下,差点从沙发上滚下去。

  明楼掩饰着心疼,鄙视着明台,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“不是叫你按住他?”手没停下来,接着夹起药棉去蘸酒精。

  明台立即照做,坐在沙发梆子上,左手扒住阿诚的脖子,把他的额头按在自己胸口,右手抓着他没受伤的右手,酒精刺在伤口上,明台握着的那只右手瞬间攥紧,抓得他生疼,黏腻的汗也跟着下来,但是明台已经感觉不到。阿诚一声不吭,但是他在发抖,让明台的的心跳陡然加速。

  总算清理好伤口,阿诚用鼻子吐出一口气,从牙缝轻轻喘了两下。明台低头看他一眼,再看向大哥,他已经穿好针线,拿针在火上烤,片刻就拿起来对着阿诚的肩膀。

  “诶!等等等等……”明台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急的抽出右手挡在阿诚的伤口前面。

  “干什么。”明楼抬起头,压抑着愤怒。

  “不、不打麻药的吗?!”

  靠在明台胸口的阿诚无力的叹一口气,分明是懒得解释,明楼捕捉到阿诚的动作,再看向明台,同样的不想解释。

  “让你干嘛就干嘛,手拿开。”明楼挥开他的手,将针刺进皮肤。

  “唔!”阿诚剧烈的颤抖着,空了的右手抓住明台马甲上的布料,阿诚的颤抖让明楼被迫停下来,明台扶着阿诚的腰往自己怀里带,好让他不再乱动。明台分明的看见明楼的手颤抖了一下,他眼睛死盯着伤口,不敢看阿诚的脸。过了几秒,明楼像是终于狠下心,把下一针扎进皮肤。

  每刺一下,阿诚都会发出痛吟,明楼加快了速度,想要快点结束这场煎熬。明台更加用力的按住阿诚,愣愣的看明楼熟练的手法,阿诚在他怀里颤抖,汗如雨下,他有些恍惚,头一次觉着自己的两个哥哥竟是这样的伟大,鼻子酸酸的,清澈的眼睛红了一片。

  明楼终于缝合完毕,阿诚的衣服已经湿透,停止了颤抖,仿佛力气都被抽走,摊在明台怀里。明楼投了一块儿毛巾,开始擦伤口附近的血迹,明台仍然维持着之前的动作,阿诚觉着勒得难受,动了动,明台如梦初醒,撤了手上的力,阿诚从他怀里脱出来,缓慢的扯出自己嘴里的纱布,咳了两声,舌头舔了一下惨白的嘴唇,脖子仰在沙发上闭上眼,轻轻喘气。

  明楼把他扶正,扔给明台另一块毛巾。

  “别愣着,帮他擦汗。”

  明台看看阿诚汗湿的脸,脑子一片空白,颤巍巍的拿毛巾去擦。

  然而担心的情绪让他笨手笨脚的,擦得阿诚不舒服。

  阿诚皱起眉头,咽了一口唾沫,迟钝的抬起右手把毛巾夺过来,半睁开眼睛看着明台。

  “行了,做饭去。”声音沙哑的可以,他咳嗽一声清清嗓子。

  明台瞄了一眼大哥,对方扬扬下巴让他照做,于是他起身,走出了屋子。

  门关上,阿诚拿毛巾的手却放下了,又闭上了眼睛,长出一口气。

  “你缓一缓,等我帮你擦。”明楼见他难受,叫他别逞强。

  阿诚轻轻转过头睁开眼正正的看着他。

  “你也别怪他了,那种情况下,他也是没有办法……”

  “他敢跟我动手,你没看见吗?”

  阿诚翻个白眼,小声抗议“是我我也动手……”

  “诶,你——”明楼扬起手要打他,他却扬了嘴角看他,一脸的得意,也一脸的虚弱。明楼刚出现了些笑意的脸又没了表情,放下手。

  擦完血迹,明楼从阿诚手里拿过另一条毛巾,给他擦汗。擦完额头再擦脸、胸口、后颈,明楼一边做着动作,眉头也越皱越紧。

  “大哥,我没事……”阿诚的眼睛从始至终盯着他,细微的表情尽收眼底,心里也不是滋味,张口轻声安慰着。

  明楼停下来,摸着他发顶,看着他双眼,强笑:“知道啦。”

  阿诚也笑。

  明楼把药水往纱布上倒,敷在阿诚的伤口,药水并没有酒精痛,阿诚只皱了一下眉头就平静了下来。绷带一圈圈的缠,等包扎好,阿诚已经有些昏昏欲睡。明楼脱下他开了一半汗湿的衬衫,将他左手摆好在腹部,快睡着的阿诚被移动了一下,稍稍清醒了一些。

  “大哥……?”

  “你接着睡,饭好了叫你。”明楼拿过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,觉着薄了,又拿了条毯子来把外套换掉了。

  阿诚出了大汗,又失血过多,这时实在是疲惫了,在沙发上睡过去。

  明楼来到厨房,见明台心不在焉的搅着锅里的面条,冷哼一声:“你阿诚哥受了伤,你就给他吃这个?”

  明台被吓一跳,想还嘴,却还是闭上嘴,开口变成了问阿诚:“阿诚哥呢?”

  “让他睡一会儿,饭好了再叫他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明台接着搅面条。明楼在一旁坐下,看报纸。

  “大哥你不是来帮忙的啊?”

  “我为什么帮忙,是谁把阿诚推下去的?”

  又一阵沉默。

  明台又撒了一把盐,明楼再也看不下去。不能让伤号吃清汤寡水儿的青菜面啊。于是两人在冰箱里翻了半天,才找到半块牛肉,煮熟切碎了丢进去,虽然没什么用,但总比青菜面好……吧?

 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,面终于煮好,明楼去把阿诚叫起来,给他穿上一件衬衫,再披了一件开衫毛衣,他扶着阿诚走到门口,阿诚要自己走,让他去帮明台。明楼松开他,确定他不会摔倒,就去了厨房帮明台端面条。

  阿诚自己晃晃悠悠,磨磨蹭蹭的走到餐桌坐下,好奇这两个少爷能做出什么好吃的。

评论(13)
热度(10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