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楼诚虐甜】长大Chapter4(苏医生最宠的是阿诚?)

本文介绍及目录←请戳

==============

  Chapter4

  阿诚第一个醒来,他总是第一个,就算精神疲惫时也是这样。身体仍然乏力,但他已经好了很多,挺身坐起来,才感受到右手被另一人握住。明楼趴在他的床边熟睡了,再一回头,明台毫无形象的躺在沙发上,四仰八叉的睡着,毯子被他踢到一边。

  一阵暖流流过他心尖,眼睛湿润,他突然想就这么坐着,坐很久,看看小弟,再看看大哥,也许一天过去也不觉着厌烦。

  突然左肩传来一阵闷痛,打破了这个画面,一个动作维持久了,他也没靠着床头,自然委屈了伤口。他的轻颤惊动了明楼,对方迷迷糊糊的醒来,迷蒙的双眼看见他,却突然精神了起来。

  阿诚对他笑,可伤口痛起来,他又龇牙咧嘴着。

  明楼张张嘴没说话,右手先去探他额头。

  “怎么没退……”昨夜的温度仍然在那,丝毫未减,但也所幸丝毫未增。

  “是吗,倒是没那么难受了。”阿诚不以为意。

  可惜不管怎样,阿诚都是必须出现的,就算明楼不愿意,计划也不允许。

  两人不想吵醒明台,轻手轻脚的爬起来,明楼替阿诚穿衣服,折腾了好久才穿好。阿诚动动膀子,比起刚受伤的灼痛,现在倒是变成了钝痛,还可以忍受,毕竟缝合了要好的快一些,肌肉组织也不会就这么暴露在外面。只要不大动,就还忍得了。

  阿诚心细,留了纸条在家里叫明台去把打碎的东西原样买回来,又从明楼钱包里诓了几张票子出来留给他,说阿诚不宠弟弟,明楼现在是打死也不信。

  为了圆这一场戏,明楼一整天都在骂人,各种秘书各种处长,绕着圈骂,阿诚倒是落了空闲,他还在生病,明楼不敢使唤他,倒是把秘书处的人都叫去了办公室挨骂,他一个人在秘书处核对账目,用不着挪窝,清净又没人打扰,一个人对完了几个人的账,拾掇了有问题的册子,喝着茶等明长官训完话。

  本以为这是清闲的一天,明台却又捅了篓子。他去采购碰见李秘书,还被堵在商场跑不掉。幸好程锦云在附近,配合他解了围。警局打来电话,让阿诚去配合调查。

  看着阿诚出去的背影,明楼十分郁闷,却不知道在郁闷什么,自家小弟虽然拖泥带水留了把柄,却也算聪明的解决了事件,算是将功补过。可是他郁闷什么呢?

  等到阿诚晚上回来接他时,看见阿诚似乎苍白了一分的脸色,明楼终于知道自己在郁闷什么——我都没舍得使唤的人,被明台这小子间接使唤了。脑子里想着,他就叹口气,想着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他,连着他把阿诚推下来、还在自己耳朵边上开枪的仇一起报了才好。

  “大哥,你怎么了?”阿诚看着后视镜里那张阴郁的脸,一阵心疼,忍不住开口关切。

  “……”明楼沉默了片刻“你伤口没事吧?”

  “啊?”阿诚看一眼路,看一眼明楼,有些蒙。明楼这话前后不搭架。

  “问你伤口怎么样了。”明楼重复了一遍。

  阿诚倒是不太敢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因为带病跑了一下午,他确实有些不舒服。

  “问你话呢?”因为阿诚沉默了太久,明楼催促着。

  “不怎么疼了……”这个回答支支吾吾。

  “烧退了吗?”明楼不太相信,也不好说穿,只能再问他一句。

  “这……”这一回,阿诚不知道,忙了一下午,要不是明楼提起,他也要忘了这件事了。

  阿诚正想着怎么回话,明楼冰凉的手就摸上来,突如其来的触碰惊得阿诚一脚踩了刹车。明楼往前一撞,头差点磕在椅背上。阿诚握着方向盘愣了愣,赶紧回头去看明楼,明楼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中,他不知道阿诚为什么反应这么大。

  “怎么了这是。”

  “啊、你,手好凉……”

  十分牵强的理由,明楼只当他是病傻了。

  “下车。”

  “下车?”

  阿诚不知道为什么下车,但是明楼已经打开车门出去,他只能照做了。明楼下来关了门,看见阿诚存着疑惑的双眼。

  “我开车。”他对阿诚说。

  “不用了……”阿诚下意识拒绝。

  看看四下无人,明楼扯起阿诚的右手臂,绕过车头把他往副驾驶推,嘴里念念有词:“行了我的二少爷,我可不敢坐你的车,我怕你再给撞了。”

  阿诚被按在副驾驶的座位上,愣愣的看着明楼关上门,再绕到驾驶位。

  “我——”

  “你烧一天了,回去给苏医生打电话。”明楼打断他,启动了汽车。

  “这、不用,不过是……”

  “什么不用,把你烧傻了谁当我跟班。”明楼的语气有些强硬,却是掩不住温暖。

  阿诚拗不过明楼,只有乖乖坐好。可回了家见了明台,明楼指着他鼻子,眼看就要骂出来,阿诚脱开明楼的搀扶就插在两人中间。

  “说好了不许这样。”这话阿诚是对明楼说的,把明台死死护在身后。

  明楼心里委屈,心想什么时候说好的?这又想起阿诚的事,才没再计较。

  苏医生接了电话赶来,明楼只说阿诚烧了一天了,浑身乏力精神不济,并没有告诉她受伤的事,苏医生提出阿诚是否伤了哪里时,阿诚仍然说不方便。

  “不叫我看伤口,我又怎么知道是不是发炎?”阿诚也是苏医生看着长大的,如今病得恹恹的样子,仍是惹她心疼,半说半劝的要看他伤口,不时看看明楼,要他劝劝阿诚。

  “看看也好。”明楼发话,引得阿诚盯着他看“干拖着不是办法,叫苏医生看看,对症下药才好。”见阿诚惊讶的样子,明楼赶紧安抚着。

  好容易哄阿诚解开了第一颗扣子,阿诚又抓紧了自己的领子。

  “那……您可不许告诉大姐……”阿诚请求着。

  “那也要看你伤得如何。”苏医生长辈的威严涨了上来,算是拒绝了他。

  阿诚皱眉,露出为难的表情:“姐……”

  “撒娇也没用,你们一个两个的骗着你大姐,我再不替她看着?”

  苏医生的语气不容拒绝,快速的一颗颗解开阿诚的衬衣扣子,在明楼看来,下手重了些,立刻开腔服软“是是是,苏医生说的是……您、您轻些……”

  苏医生一听明楼的话心里一惊,听出阿诚伤重,手下不自觉放轻了些。拆开纱布,缝合整齐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,微微发红,是有些发炎了,家里药品不齐全,照顾不周也是难免,这样已经是万幸了。

  “哎呀……”苏医生心里一颤“你这孩子,伤了这么重,还想瞒着你大姐啊?”

  “苏医生,很严重吗?”明楼声音颤抖,显然是担心得紧。

  “也不是,有些发炎,我开些消炎药就好。”苏医生应着明楼,再看向阿诚,抓着他手,说的语重心长“最好休息一天,气血弱些,这要慢慢补。”

  阿诚朝她微笑,虽然知道不太可能,但还是一一应了。

  开了药,苏医生就自发去厨房煲汤去了,三个大男人,最会做饭的伤着,总不能让他自己伺候自己,于是心善的苏医生代劳了。

  “苏医生倒是最疼你。”明楼替阿诚换了药,穿上睡衣。

  “还不是因为阿诚最乖,喝得下苦药汤子?”阿诚挑挑嘴角,开起自己的玩笑。

  明楼跟着他笑起来,却是苦的。

评论(11)
热度(1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