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楼诚】长大Chapter6(影帝夫夫日常?)

本文介绍及目录←请戳

==============

   Chapter6

  “弄不好,苏医生已经全部告诉她了。”明楼挂了电话,阿诚本在看热闹,此时笑够了,说起了正事。

  “这有什么不好,我就说大姐缠着你办些家事,谁也不敢多问一句,你也可以安心休息。”明楼虽这么说,心里也没有底,他只是不想让阿诚劳神。

  “我可不想休息。”计划进行到关键一步,就算有伤,他也不愿丢明楼一人来处理这些事,虽这些年来都是明楼劳心,自己也有添过麻烦,但两人相互照顾,总比一个人好。

  阿诚这话明楼没法否认,可他也舍不得,五年前他就知道,他舍不得阿诚出来做事,这些阴暗的事,留给他做就好,明家的孩子,本该是光鲜亮丽的、无忧无虑的,可惜出了自己这个生活在黑暗中的人,再后来,阿诚紧跟他的脚步,明台也姗姗而来。

  事情做久了,就停不下来。其实想想以前,明楼没法想象没有阿诚的日子,唯一一个知道他全部的人,真正懂他的人……他爱的人……

  爱?他没有资格说这个字。

  “大哥?”

  明楼炽热的眼神盯得阿诚脸颊发烫。

  “没事。只是恐怕,大姐又要罚我了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回是我的错,我跟大姐解释就是了。”

  “好了好了,”明楼从未怪过他,何况他已将功补过“今天早些回去,也许大姐还能消消气。”

  说是要早些回去,这时梁仲春找过来把阿诚拉走,两人回到家已晚了一个小时,明楼对大姐的安抚计划还没实施就走到了头。更糟的是,阿诚吹了点海风,冷得白了一张脸,明镜以为明楼又压榨了人家一天。

  明镜迎过去,看见阿诚脸色果然差了许多,狠狠地在明楼肩膀一打“都跟你说了早点回来!看把阿诚累的!眼睛都没神了……”

  都怪梁仲春。

  梁处长打了个喷嚏。

  “大姐,我这是吹了风冻的!”阿诚赶紧伸手挡住明镜又拍下来的手。

  “你呀!还替他说话!”明镜点点他的肩头,却不想阿诚一缩,脸色又白了一分,明镜愣了半刻才醒悟,搞不好他碰了阿诚的伤口,她又不知道阿诚伤了哪里,手收了回来。明楼看见这一幕,心里一颤,却也不敢表现出来。在三人片刻的沉默之间,桂姨端着茶盘走了出来,见三人静立着,也不敢正眼看,低头站在一边。

  三人各自朝桂姨看了一眼。

  “还站着做什么,病了就歇着去吧。”明楼瞬间变脸,对阿诚说的话压着怒气,似乎不满于明镜的埋怨。说了这句,明楼一把抢过阿诚手里的包,扭头就走进书房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啊!明楼!”明镜叫不住明楼,欲追进书房,被阿诚拉住“你拉我做什么呀!”明镜甩开阿诚的手,又觉着自己下手重了,愣了愣,接着嗔他“你也不能让明楼这么欺负你……”

  “替大哥办事是应该的。”

  明镜见他一副乖顺的模样,心里窝火“不行!我要好好训训他!”明镜下定决心似的说了这句,就要向书房走。

  “明楼!明楼!”

  “大姐……”阿诚拉住明镜,可他拉不住,不是他力气小,若是明台,他准一招就按他在地上,可这是大姐,他不敢用力,也不敢挡她,虽是个女人,她在兄弟面前却强势不少。

  “别——唔!”阿诚被拉扯得踉跄一下,险些摔倒在地上。

  “阿诚!”明镜听见他的闷哼,赶紧回过身来扶住他。

  桂姨见了也吓一跳,赶忙放下茶具向前迎了一步,轻声叫了句“阿诚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明镜心疼的乱了方寸,她怕再碰着阿诚的伤,只扶着他也不敢乱动。

  “大姐……您别怪大哥……”

  “知道了知道了!快回屋躺着!”见阿诚到了此时还为明楼说情,立马松了口,亲自扶他上楼,不忘嘱咐桂姨:“桂姨啊,把那只鸡煮了汤给阿诚端一碗!”

  桂姨应声走开了。

  明镜到了他房间把门一锁,伸手要帮他脱外套。

  “这……”阿诚愣了,觉得让大姐帮忙有些不妥。看见大姐这样担心,阿诚很是心虚,不是心虚自己受伤,是心虚刚才,刚才那一脸虚弱的样子,其实是他装出来的,硬的不好用,他只能用软的,若多磨一阵,桂姨怕是会看出什么。

  阿诚吸了口气稳稳心神,正要自己动手,明镜却抓着他的外衣不放手。

  “哎呀别动!”明镜用力的扒着阿诚的外套,扯痛了他的伤口,可阿诚不晓得明镜已得知了他受伤的事,不敢吭气“伤哪了?”

  明镜这样一问,阿诚一个岔气,咳了好几声。

  明镜见他不答,又扯了一下。

  “嘶!”阿诚惊颤,心想既然大姐知道了,也就不用忍了“大、大姐……”

  “哪里?”明镜瞬间撤了力,不敢动他。

  阿诚指指左肩,明镜这才重新上手,扶着他肩膀把袖子扯开,按他坐下,又要去解他衬衫。

  “大姐别!”阿诚抓住明镜的手,阻止了她。

  “让姐姐看看伤。”

  “还是算了……”

  “你羞什么,姐姐看着你长大的。”

  “不是羞……”阿诚说完笑笑,虽在明镜眼里他仍是孩子,可这转眼就是而立之年,又怎么能像看孩子一样看他阿诚呢,就算如此,阿诚仍然顺着明镜的话说了“是怕吓着您。”

  “什么吓得住我?”明镜一脸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插了腰站着。

  “大哥已替我缝了,不碍事的。”本是叫明镜安心的一句话,却起了反作用。

  “缝起来?!你难不成是挨了刀子?!”

  阿诚被噎得只想扶额,他开始佩服明台了,这小子怎么能天天哄着大姐那么开心呢,现在他只要有明台一半的技巧就能打发了大姐,可惜话到用时方恨少。

  “子弹擦了一下而已,您还是别看了,血淋淋的也不好看——额、您看看桂姨的汤做好了没?大家也都饿了,先吃饭?”

  “对了!我去看看……你躺着!等会儿给你端。”明镜喊着桂姨走了出去。

  阿诚松口气,没想到这种刻意转话题的方式可以用在大姐身上。这都是他当年哄苏珊的招数,不禁感叹,原来女人都是通的啊?

  向后一仰,阿诚倒在自己的床上,扶着自己肩膀。疲乏感涌来,意识渐渐模糊,不出片刻他就沉沉睡去,不知明楼在这个空挡走进来,替他脱了鞋袜,盖好被子。

  温热的触感点在他的额头、眼皮,阿诚无意识的微笑,陷入更深的梦境。 

  好梦,我爱的人。

评论(5)
热度(88)

2016-08-29

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