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天莼Gwen —

【楼诚】长大Chapter7(回忆篇:楼诚的二次邂逅)

本文介绍及目录←请戳

==============

  Chapter7

  —1922·冬—

  阿诚第二次见明楼,是在一个漫天大雪的冬天,明楼明镜的车被厚厚的积雪拦住,停在路边。阿诚跑得跌跌撞撞,加之大雪看不清明,从狭窄的过道跑出来,便迎面撞上了明家的车。听见一声巨响,车内的两人被吓了一跳,相视一眼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你个小毛孩子,怎么这么不长眼睛!”下车去铲雪的司机先去看了一眼,看见个小孩子跪坐在车子边上直盯着车里,误会他想做什么,拎起他的领子一顿骂。

  明镜看看明楼,叫他下车去看看。

  “你知道这是谁的车吗!”司机还在骂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明楼下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,这小子不知道要干嘛,直盯着……”

  明楼抬起手让司机噤了声“阿诚?”因为他认出了这人是谁。

  司机松了手,阿诚被扔到一边,掉在雪地上,他抬头,望着低下头来看他的人。

  “明少爷……”阿诚喃喃,嘴里吐出白气。

  明楼的嘴开合着说些什么,阿诚听不清,大概是呼啸的风雪止了声音,眼前的雾气和飘散的雪花挡了他的视线,他是在没有力气了,浑身发冷,不争气的昏了过去。

  明楼明镜把他带回家,等他醒来,明楼把他抱到书房的沙发上问他怎么回事,阿诚说不清楚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,眼神里有恐惧,也有防御。问他为什么跑出来,桂姨为什么不管他,他都回答的支支吾吾,似乎不敢说,又没有想好应对的词句。

  瞥见阿诚生了冻疮的双手,明楼心中涌出一种不好得感觉,他一把扯开阿诚的外衣,被阿诚缝在里衬的饼干屑掉了一地,阿诚眼睛一红,顾不得把衣服拉起来就跪在地上去捡,大把大把的往嘴里塞,饼干干得咽不下去,他又急又怕,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下他脏兮兮的脸。

  他又跑不掉了。阿诚这样想。

  明楼见了阿诚身上一层一层的伤,又见他这下贱的举动,气的脸色发白。的明镜却几乎吓哭,她没想到,自己日日行善积德,手下竟有人如此残忍的虐待一个孩子,还是作为母亲。

  “来人!来人!”明楼先没管阿诚,开了门冲着正厅大喊大叫,一个佣人应声而来,叫了声大少爷候着“叫桂姨收拾东西滚蛋!”

  这一回,明楼先做了主,他没问明镜的意见,叫人把桂姨的东西收拾好丢在门口。

  这句话阿诚听得清明,手里的动作停住,抬头盯着明楼,手里抓得东西哗啦啦的往下掉。

  “阿诚,起来!”明楼看不得阿诚这一副下贱的样子,命令他起来。

  阿诚撑着地板站起来,却站立不稳,又倒下去摔在地上。明镜一阵心痛的要去扶他,明楼却一把扯住了姐姐的胳膊。

  “过来。”明楼语气威严而冰冷,阿诚不得不从地上爬起来,踉踉跄跄的走到他身边,低下头。只听明楼叹了口气:“饼干都掉在地上了,怎么还吃呢?”语气不觉温柔了许多,一旁的明镜也松了口气。

  “e……饿……”阿诚口齿不清楚,断着说出一个字。

  “以后不许做这种事情,掉了就不要了,什么比尊严还重呢?”明楼的语气又有些蕴怒,明镜在一旁扯扯他。

  “尊……严……,什么……?”阿诚听不懂,疑惑的抬头。

  这个孩子十岁了,却连话都说不清楚,茫然的表情使明楼心中升起一丝悲愤,是如何狠毒的人,才会剥夺一个孩子作为人的权利?是如何黑暗的经历,才让一个孩子的眼里只剩下恐惧与疑惑?明楼愤怒的捏了捏拳头,又放开。

  没办法,此时他也听不懂这些,来日方长。

  “来,”明楼朝屋外招招手“去打电话叫苏医生来看看,再打些热水给他洗个澡。”

  热水打来,家里人把阿诚的衣服扒光,才看见孩子身上没有一处是好的,只能拿毛巾擦身,阿诚第一次见这么多人围着自己,自己又光着身子,虽说是孩子,仍然有些害羞,身体僵硬,红了一张小脸。

  明楼见他这样子还怪可爱的,走过去安慰:“阿诚乖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  见了那双眼睛,阿诚点点头。

  擦了身,有人给他穿上了裤子,但上身伤口太多,索性只披了一条厚厚的毯子坐在明楼怀里等苏医生过来。大姐去哄明台睡觉了,只剩明楼陪着阿诚坐在客厅里,阿诚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有些昏昏欲睡,但是明楼在旁边,他有些不敢睡,自己撑着,坐在那里东倒西歪。

  明楼憋笑,看了半天终于开口。

  “困了就先睡一会儿吧。”

  得到允许,阿诚一头歪倒,摔进明楼怀里。

  多年后阿诚被怀疑身份入狱受刑*,明楼救他出来进了车里时,他也是这样摔进明楼的怀里,那时明楼就想起十几年前的这一幕了,毕竟阿诚完完全全依赖他的时日并不多,在这不长的时间里,他真切的感受到,他铁打的阿诚,也有柔软的时候。

  明楼看阿诚脸色不对,这才伸手去摸他,身上滚烫滚烫的,怪不得他倦得转眼便睡着了。

  苏医生到了明公馆,给阿诚做了检查。常年吃不饱饭,阿诚营养不良,消化系统也受了损害,冬天穿不暖,冻得太厉害,肺也不好,身上的伤一层叠一层,大多都有了炎症。谁也不知道阿诚是怎样撑到现在的,按理说这些毛病有了一个,孩子就不好活了。

  苏医生包好伤口已经是晚上,阿诚有时皱皱眉,但全程也没有醒过来,明楼给他穿上上衣,用毯子裹得严严的,只露出一张烧的通红的小脸,谢过苏医生,明楼把阿诚抱起来。

  “明少爷,哪有你这么抱孩子的。”苏医生嗔怪着他,看见昏迷中的阿诚都皱起了眉头,把阿诚抢了过来,把他小脑袋放在自己肩膀,托着屁股,手不断抚摸他的背,阿诚立刻安静了不少。

  明楼自觉惭愧,笑笑,无形中,又多了一个心疼阿诚的人。

  明楼在自己房间总是想起这个孩子,自己也睡不着,只有不停地看书,虽然最后睡着了,却也睡得不好,早早地就起来,跑到给阿诚收拾的房间里,可谁知,这孩子竟然已经醒了过来,坐在床头发呆。

  “明少爷?”阿诚见明楼进来,叫了一声。

  明楼看一眼手表:6:17

  “怎么这么早就醒了?”

  “天快亮了……该、起来……”

  明楼心里一震,恐怕阿诚已经起来很久了,恐怕在过去的日子里,阿诚也是每天在这个时间被桂姨拉起来。想到这里,他心里一酸,摸摸他的额头,强笑。

  “生病了,就要好好休息,没人叫你,就多睡一会儿。”

  阿诚听了,愣了愣,就听话的缩进被子里闭上眼睛。但没过一会,阿诚的脸色变白,额头冒出了一丝冷汗。明楼这才觉得不对,把他叫醒。

  “告诉我,怎么了?”

  “饿。”阿诚一双眼睛委屈极了,像是怕明楼惩罚他似的躲开视线。

  阿诚浑身发抖,明楼这才想起来阿诚昨天也没吃东西,弄不好是低血糖。明楼开始心急,赶忙叫人去做些粥,又在房间里摸了半天,找出两块儿糖给阿诚吃了。惨白的小脸这才回过一些血色。

  心有余悸的拉着阿诚的小手,明楼这才觉得,自己被这个孩子圈住了,再也跳不出来,而且…… 

  明楼不想出来。

============

*剧情请看《不疼2》←点此传送至此文第一章

评论(10)
热度(76)

2016-08-31

7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