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楼诚】长大Chapter8(回忆篇:叫哥哥)

本文介绍及目录←请戳

==============

  Chapter8

  这天,明楼有事出去,明镜带着明台出去给阿诚买用品,阿诚虽然瘦了些,也有八岁孩子的身高,比明台大上一号的衣服就可以穿了,所以明镜领着小少爷去当模特,再转转买些吃的。

  阿诚在家里养伤,闲的发慌,干坐着,他无法心安理得。阿诚爬起来,脚步虚浮的跑出来,想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做。他跑到厨房,把刘妈吓了一跳。

  “阿诚?你怎么出来啦?”

  “我帮你……”

  “哎呦、大少爷叫你歇着,不让你做事呀。”

  阿诚不明白明楼的用意,呆呆盯着刘妈,刘妈见他站着不动也不说话,看看四周,怕他在厨房被什么伤着,叫了阿月来把他抱回房间。

  阿月见阿诚一直盯着窗外,开口问他:“是不是躺的闷了?”

  阿诚把眼睛收回来,看看阿月,过了很久才摇摇头。阿诚来了将近一个月了,这里的佣人也渐渐清楚阿诚的性格,他一有些什么不适,宁愿自己忍着,也不愿意说出来。比如他不能喝牛奶,一喝就吐,他愣是忍了两天,第三天喝完明楼就直接把他抱回房间,他没时间去厕所,吐了一地都是。明楼以为饭菜出了问题,把厨房的人都骂了一遍,后来叫了苏医生才查出他牛奶过敏,于是佣人再也不敢给他喝牛奶。

  其实他第一次喝的时候,脸色就有些微变,刘妈以为他不爱喝,赶忙问他:“怎么?不好喝吗?不喜欢就不喝了。”

  “没有,挺好喝的。”阿诚绷着没表情的小脸,回答的十分认真。

  刘妈摸摸他的头说声真乖就走了,谁知道他自己去吐得天昏地暗呢?

  如今阿月问他,他摇头的表情与当时一模一样。阿月苦笑。

  “阿月姐教你折纸好不好?”

  听了这话,阿诚因病失神的眼睛竟然泛出光来。

  明镜和明台回来的早,明台抓着一块儿山楂糕,一边跑一边叫“阿诚哥”的跑上了楼,明镜穿了高跟鞋跟不上他,只在后面嘱咐着小心摔跤。

  明台撞开了门,脚下一绊就扑在地毯上。

  “小少爷!”阿诚本来靠在床头,忽的坐起来,就要掀被子下床去扶他。

  明镜已经闻声赶来,把明台拉起来“哎呦明台!看摔了吧!叫你慢些跑……摔着没有?”

  “大小姐……”阿诚见明镜走进来,也叫一声。

  明台嘿嘿一笑,地毯是软的,倒是摔不疼,他一站起来,仍然蹦蹦跳跳的爬到阿诚床上,把手里的山楂糕往阿诚嘴里塞。

  “阿诚哥的药好苦,这个是甜的。”

  明台虽然调皮了些,心性确实极好的,他有一次偷尝了阿诚的药,苦的哭着去找大姐,嘴里哭喊着“阿诚哥阿诚哥”,明镜以为阿诚出了什么事,抱起明台就往阿诚房间跑,进去时,阿诚正一口一口的喝着墨汁一样的药水。

  “啊!阿诚哥别喝!”明台看阿诚喝了‘墨汁’,吓得都不哭了,扭动着要去把碗抢过来,不行不行,喝了一定会死的!

  明镜看阿诚没事,刚一松神,怀里的明台扭扭着要下去,她赶紧拉住明台“你捣什么乱呀,阿诚在喝药呢!”

  “喝药?”

  “对啦,喝了药,阿诚病就好啦。”

  明镜解释的神乎其神,明台的眼里发着光,阿诚的病好了,是不是就能陪他玩了?可是他转念一想,这药也太苦了啊,一张笑脸皱起来,替阿诚难过。于是他见着什么甜的都要给阿诚一个,今天第一次碰见山楂糕,自然也不例外。

  阿诚不熟练的、十分僵硬的笑笑,张嘴咬了一口他塞过来的糕点,再用手接过:“谢谢小少爷。”

  “不客气!”看见阿诚喜欢,小明台乐开了花,把鞋一踢,跪坐在阿诚旁边“阿诚哥,大姐给你买了好多衣服!”明台举起两只小手比划着,大概就是摞起来能比他高的意思。

  “谢谢大小姐。”阿诚乖巧的道谢。

  “没事没事,等病好了,要一件一件的穿给姐姐看。”明镜见他乖巧,也是喜欢得不得了,坐在床边摸摸他的头,靠近才看见床边放了大摞的彩纸,旁边的盒子里有许多彩色的纸鹤,足有两三百只。明镜心里一阵震惊,这孩子就这么折了一天。

  “哇!这都是阿诚哥折的?”明台看了眼睛放光“我学了好久都学不会,肯定是阿月姐偏心!不好好教我……”

  明镜听了哭笑不得,在明台的小脑袋上狠狠一戳“哪里有怪老师教不好的,定是你不好好听讲!”

  明台吐吐舌头表示不服,心里想着一会就要缠着阿月教他折。

  “小少爷还小,难学是应该的。”阿诚安慰他,明台点头,心想还是阿诚对他好。

  晚些明楼回来,跟姐姐弟弟打了招呼,见饭还没做好,就去看一眼阿诚。阿诚的门开着,专注于折纸,鞋子踩在地毯上又没有声音,于是明楼走进来,阿诚也没发现。明楼看着阿诚认真的拉开纸鹤的翅膀,仔细整理形状,眼睛发光的看着手心里的小鸟,终于觉得阿诚恢复了一丝孩子气。

  “阿诚。”

  听见明楼的声音,阿诚抬起头。

  “大少爷。”他一边叫着,一边举起了纸鹤。

  明楼应声走过来,接过纸鹤“是阿月教你的,是不是?”

  阿诚点头。

  “送给哥哥一只好不好。”

  阿诚摇头,明楼倒是没想到阿诚会拒绝,谁知阿诚端起了整个盒子看着明楼。

  “都给大少爷。”

  明楼觉得心脏被什么击中,高兴地感觉要溢出来,到了面上又不会表达了,木木的伸手想要接过盒子,但是阿诚又一缩手。

  “现在不行,还没折够一千只……”

  “一千……?”

  “阿月姐说,折够一千只,能给喜欢的人带来幸福。”

  阿诚说的十分认真,他说话已不像初来时那样磕磕绊绊,倒是吐字清晰,流利了不少,可小孩子说话越清楚,就越直接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。阿诚的意思分明是——

  “那阿诚是喜欢哥哥了?”明楼憋笑。

  “嗯,喜欢大少爷。”阿诚倒是毫不害羞的承认了。

  明楼心中本一阵翻动,但是“大少爷”三个字,却扫了他的兴致。他左想右想,下定决心,抓起阿诚的小手,看着他眼睛说:“阿诚,以后,叫我哥哥吧。”

  “哥哥?”

  “对,叫哥哥。”

  “好,哥哥。”

  只是因为明楼这样要求,阿诚便这样做了,小小的他还不知道其中的意义——明楼把他当做家人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写完好想吃山楂糕……好想去折纸鹤……

于是我上淘宝买了一大堆山楂和彩纸(魔怔了)

评论(18)
热度(92)

2016-09-01

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