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楼诚】长大Chapter12(接章6,表白之夜来亲亲)

本文介绍及目录←请戳

==============

  Chapter12

        —梦境之外—

  阿诚身上不住地发抖,梦中的冰天雪地使他脑子发凉,凉意顺着神经爬遍全身。

  明楼早就在他开始哭泣发抖的时候想要叫醒他,可是他被梦魇住,怎么也醒不过来,明楼就只好把他搂进了自己怀里,他坐上床头,翻过阿诚的身体让他半个身子都趴在了自己怀里,左手顺着他的背,这个动作让阿诚安静了一些,但他仍然没有停止颤抖。

  明楼隔一会擦擦阿诚的泪痕,可眼泪却像是泉水一般,流不尽。

  阿诚终于浑身惊颤醒了过来,睁开眼睛时脑子还是蒙的,有些茫然无措。

  “醒了?”明楼低头看看,阿诚的眼神从迷蒙变得清明,对上明楼的眼睛,才惊觉自己窝在明楼怀里,他心里似乎有什么热流流过,他是开心的,但他仍然下意识挣了挣,却没挣开,还扯痛了肩膀,发出抽气声。

  “别动,怎么了?”明楼觉得这样的姿势很自然,并没有察觉到阿诚的别扭。

  “咳……大、大哥……”阿诚支支吾吾,没直说,右手轻轻推了推他。

  “哦……”明楼这才察觉到,两人的姿势未免太过亲密了,猛地弹起,动作大些,又看见阿诚皱起眉头,怕碰到他伤口,又忽然不敢大动,维持着先前的姿势,有些尴尬。明楼清清嗓子,开口解释,似乎不打算放开他了“你、梦里哭得厉害,我又叫不醒你,你又发烧,我怕你喘不过气来,这才……”

  明楼感到怀里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,自己僵着的手臂才重新轻抚阿诚的后背。明楼的手停了停,轻柔的移到阿诚头顶,阿诚没有拒绝,于是明楼扣着阿诚的后脑,把他脑袋按在了自己肩头,阿诚额头的皮肤蹭着他的脖子,仍然有些发烫。

  “我发烧吗?”阿诚眯着眼睛,蹭着明楼微凉的体温,加之半天清醒不过来的脑子,他也知道自己仍然病着。

  “唔、还烧着。”明楼这回伸手摸了摸,得出了结论。

  阿诚呼出一口气,身体一滚脱开明楼的怀抱,明楼怕他撞着,揽着他的腰助他慢慢躺平。

  “这病再也好不了了……”他抱怨着,拿右臂挡在额头上闭上眼睛,眉头皱着,似乎晕的厉害。

  明楼跟着靠过去,拿掉他的手臂把一截手腕窝在手里,有意无意的轻握“就不该差你出去做事,都怪明台。”

  “怪明台做什么,我这是给海风吹的……”阿诚护着明台,不叫明楼说他坏话,把唬大姐的那句话原样说了。

  “那就怪梁仲春。”谁知明楼的矛头又指向了别人。

  “得了,人家又不知道我受了伤。”

  明楼被他堵住说不出话,沉默了许久,阿诚听不见明楼回话,睁开眼,见明楼怨念的看着他,对方见他睁了眼,手指在阿诚额头上戳戳“你啊你啊,光是操着别人的心了,管好你自己吧。”

  阿诚笑笑,没回话。

  “不说这些,你梦见什么了?哭成那个样子。”想想阿诚刚才的样子,明楼又是一阵心悸,刚刚阿诚哭的喘不过气,快要把他吓飞了魂,阿诚许多年没有这样了。

  阿诚沉默一阵,终于开口:“梦见……你拿枪指着我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五年前。”

  明楼思索一阵,阿诚哭泣的脸庞出现在他眼前。

  “那是演戏呢,怎么还魇着了?”

  “要是毒蜂真的开枪,你会怎样?”

  明楼看着阿诚认真的表情,开不起来玩笑了。

  “阿诚,我们都可以死。”

  阿诚心下了然,那日,他本就是奔着死去的,贵婉死在他面前,他就没想过自己能活过今晚。共党,死罪一条。可是,明楼愣是救下了他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阿诚回他“我就是想知道,我死了,大哥会伤心吗?”

  阿诚想要放纵一回,去他的伪装,现在他只是明诚,直面着对明楼的感情。

  明楼避开他的眼睛,低下头。

  阿诚一颗炙热的心瞬间冷下来,甚至可以说生出了绝望。

  “会的。”明楼重新抬头撞上他的目光。

  “?!”冷却的心,陡然滚烫。阿诚眼里流下热泪。

  他知道明楼关心他,却从来不知道明楼的心思。

  “我害怕。阿诚,这回我也怕。”

  “怕……”阿诚发出一个音节,沙哑而颤抖“怕什么?”

  明楼抿嘴,坏笑。

  “你说呢?”明楼趴在阿诚枕边,低音如天鹅绒一般包裹他全身,后颈发麻,整张因病苍白的脸也红了起来。明楼很满意他的反应,仍然趴在他耳边,看着他发红的耳朵偷笑。

  阿诚的手指不安的勾住明楼的衣角。

  “大哥……靠近一点……”

  明楼照做。

  “再近点。”

  明楼的气息都可以拍在阿诚脸上了。明楼并不知道阿诚要干嘛,但他仍然照做,心动的同时,他也好奇的盯着阿诚,不知他耍什么花招。

  眼前的人飞快的扭头在他的脸颊上印了一下,瞪着大眼睛满脸期待的看他的反应。

  这一回,轮到明楼害羞了,他的脸不争气的红到脖子跟,比阿诚苍白的脸不知红了多少。该死的,这孩子会撩人了。

  “怎么了。”明楼故作镇定。

  阿诚似乎有些失望,咬咬嘴唇,索性全招了“大哥,你不会不知道,我——”

  阿诚说不出话,明楼吻上来,把他的表白堵了回去,两人纠缠在一起,最后明楼怕影响了他身体,留恋的放开了。阿诚淡淡喘着气,虽然被放开,但仍然发不出一个音节。

  明楼不舍的舔了舔他的嘴唇“我知道。我喜欢你。”

  “怎么、现在想起来说……”

  明楼沉思:“你呢?”

  “大哥,我们都可以死。”明楼这话,阿诚还给了他。

  两人互相看着,傻傻的笑。明楼亲不够,又对着他的嘴唇啃了两口。

  “别亲了……”阿诚羞赧的推他,可病中无力,没有推开,只好扯开话题“几、几点了?”

  “三点。”

  “三点?!”阿诚看看窗外的天空,黑的“那你还不睡?”

  “你病成这样,我怎么睡得着?”明楼仍然黏糊糊的贴着他,阿诚也不推他了,由他亲昵,可嘴上仍然不放他。

  “快睡了,明天要上班……”

  “不,明天休息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阿诚记得,他睡下时是周四。

  “就说你病糊涂了,你睡了一天一夜又快一夜了……”

  “啊?!”阿诚吓得快要弹起来,被明楼按住了“那、大姐……”

  “大姐快急死了,差点要把你送医院,要不是苏医生拦着,我都没办法了。”

  “那你快去告诉大姐我没事了!”

  明楼一个惊讶,满脸写着你是不是傻了“阿诚少爷,半夜三更的我难道再去把大姐叫起来?”阿诚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,明楼摇摇头,没救了,阿诚一生病智商就没了。

  但是还挺可爱的。

  “还是要怪明台,不过放心吧,我帮你教训过他了。”明楼一本正经的说出这句话,刚刚安静的阿诚又差点跳起来。

  “啊?谁要你教训!你打他了?”

  “对啊,对着屁股一顿狂抽,还罚他一天不准吃饭。”

  明楼得意的表情快要气死阿诚,阿诚伸右手软绵绵的在他肩膀打他一下。

  “你法西斯啊你!”语气跟大姐一模一样,不过倒是多了一分‘贤惠’。

  明楼笑的更开心。

  “笑什么!”

  “你这么宠着明台?”他的笑收不住。

  “自家弟弟,自然宠着。”

  “那你不宠着自家先生?”明楼的笑容中多了一分邪气。

  “先生也要……”阿诚觉出话里的不对,话说一半就怼了回去“谁要你做先生!”生气的转头,可伤口脆弱,痛的他一缩。

  明楼见状立马收敛,重新把他搂进怀里“好好,你是我先生好了吧?”

  阿诚不接他话,扯住他衣襟躺好,命令道:“关灯。”

  明楼好笑的看看他,吻了吻他的额头,拉上台灯。两人相拥而眠。

评论(10)
热度(93)
  1. 我想靖靖Gwen天莼 转载了此文字

2016-09-08

9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