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楼诚】长大Chapter13(阿诚好转)

本文介绍及目录←请戳

==============

  Chapter13

  第二天明楼醒来,阿诚仍然靠着他睡得安稳,看他脸色已经好些了,便知道已无大碍,可以去和明镜交差了。他给阿诚掖好被角便去开了门,坐在正厅的明镜却是一脸担忧的站了起来。他不怕撞见桂姨,是明镜“罚”他守着阿诚的,况且夜里他锁了门。他最怕撞见大姐,冲着外人还可以狠心演下去,看见大姐,却柔软下来了。

  “大姐,这么早起了?”明楼轻声打招呼,绕着走下楼梯。

  明镜绞着一方帕子走过来“阿诚怎么样了?”她问着明楼,又悄悄向楼上望一眼,可屏廊虚掩,她看不清。阿诚昏迷了近两天,这着实叫她担心,中间她撞见明楼给他换药,明楼没挡住,叫她看见了伤口,明镜知道阿诚挨了枪子,吓得眼泪都掉下来,吵闹着要把阿诚送去医院,明台根明楼两个人也劝不住,还是苏医生拉着她讲了半天才罢了。

  明楼看着明镜泛红的眼睛,心里一阵疼,但他先没说话,望了望四周。

  “桂姨呢?”

  “她买菜去了。”

  明楼点点头,这才开口:“烧退了,昨晚醒了一次。”

  明镜听阿诚醒过,才松口气,眼里也算有些光。

  “那他现在……?”

  “许是这伤拖得久了,乏得厉害,现在还睡着。”此话一出,明楼见明镜的脸色又变了,忙抓紧她的手“大姐别急,他精神好些了,还是等他醒来,叫阿香做些吃的。”

  明镜连声应着,一边叫着阿香,一边快步走进厨房。明楼用了跟阿诚一样的套路支走了明镜,看着长姐的背影,他心里暖着,脸上笑着。

  阿诚晚些醒来,仍旧是上午,明楼坐在一旁看报,听见床上的动静,放下了报纸,等着阿诚迷茫的眼神定格在他身上,这才开口问道:“饿不饿?”

  “啊……”阿诚支吾着,肚子却很配合得叫一声。

  明楼飞速看了一眼阿诚的胃部,又飞速移回眼神,装作没在看的样子。

  阿诚瞪他一眼,其实是不好意思,清清嗓子:“饿了。”

  “桂姨炖了鸽子汤,饭还没好,你先喝一碗垫垫?”

  “也好。”阿诚点点头,说着要起身。

  明楼一下搀住他,脸一拉:“你要干嘛?”

  “洗漱,喝汤。”

  “你躺着……”

  “哪有大少爷来喂下人喝汤的?”

  “去,谁说你是下人。”

  阿诚没回话,仍然看着他。明楼也住了口,因为除过表达失误,这确实是一个无法回绝的理由。他们还要演戏。

  明楼的手一帧一帧的收回去,阿诚没多说,掀了被子,擦着明楼的肩膀下了床,脚下一晃,阿诚乱中抓住明楼肩膀,用的是左手,因此没起到什么作用,仍然向一边倒,明楼见状赶忙站起来搂他一下,一手托住他左手肘,一手圈住他右臂,看他稳住,稍稍撤力。

  阿诚伸出右手拍拍左臂上的手,迈步。明楼仍旧扶了他两步,慢慢撤回手。

  明楼替阿诚穿上外套,细心地整整他的领子。阿诚由他去。

  “走吧。”阿诚示意明楼先走,他得跟在后面。

  明楼点点头,像往常一样信步走出去,带着阿诚绕下楼梯,首先见到的便是桂姨,她谦卑的叫一声大少爷,再看看阿诚。

  “阿诚……你好些了吗?”桂姨颤巍巍的开口。

  阿诚没打算回话,像没看见她似的,扭开脸不看她。

  “阿诚,你这是什么态度。”明楼摆出威严的声音,似是在训斥。

  “大少爷,您别怪他……都是我……”桂姨劝阻着,语气十分真诚。

  明镜似乎是听见了阿诚的声音,打开了房门,三人被开门声打断,一起望向二楼,明镜盯着阿诚,愣愣的说不出话,她再看一眼桂姨,不方便表露出太多。

  “大姐”“大小姐”

  三人尊敬地问好,明镜没说话,直着眼睛走下来,眼神绕了一圈,停在阿诚身上。明镜走近,正要关切,半张的嘴忽然闭上,转向桂姨。

  “桂姨啊,阿诚醒来肯定饿了,你先去给他端碗汤来。”

  桂姨应声走开,明楼心里一阵雀跃,正合他意。

  明镜抓着阿诚的手坐在正厅的沙发上,明楼只有跟着坐在侧位。明镜盯着阿诚看了一会,看他脸色是好些了,这才松了一口气开口:“你吓死姐姐了。”

  “对不起大姐,叫大姐担心了。”阿诚乖顺的回握着明镜的手。

  “姐姐没有怪你,都是你大哥!”明镜回头又狠狠瞪了明楼一眼

  明楼突然被点名,惊得抬起头,正巧看见明镜的白眼,一脸莫名其妙,明镜只看他一眼就不看他,解释的话被堵在嘴里,明楼只有委屈的抬眼看阿诚,阿诚瞄了明楼一眼,看他窘迫的样子,偷笑一下,心情忽然变得很好,决定替他解围。

  “大姐,别怪大哥了,做这一行,受伤是难免的。”

  明镜面上仍然是不悦,可既然阿诚这么说,她也不好再骂明楼。

  桂姨端来一碗汤,阿诚捧着碗,三双眼睛盯着他,他慢慢喝完,明镜盯着他笑,明楼冷着脸看桂姨走远,目光温柔起来看向阿诚,阿诚感到了明楼的目光,看回去。

  两人相望的眼中,包含了太多。

  到了午饭时,阿诚才注意到缺席的明台,看看明镜神色恍惚,也没敢开口问,询问的眼神投向明楼,明楼看回来,思索片刻。

  “大姐,你看明台这事……”明楼开口提起明台,分明是在推进发展。

  “不要跟我提他!这孩子,真是被我宠坏了!”明镜一挥手,仍然气急败坏。

  明楼被噎一口,沉默一阵之后决定接着添油加醋:“是是,那这回我一定替您教训他!罚他一天不许吃饭!”

  明镜听了立马瞪着明楼“什么?!你还不给他饭吃!你、你法西斯!”

  “大姐……您怎么又说我法西斯……”明楼撇撇嘴,早在他罚明台跪在大厅时明镜就埋怨过他,但是那时明镜还没消气,仍然狠着心罚他了。

  “你不是法西斯是什么?阿诚被你弄病了,你还要再让明台生病啊?”明镜哼了一声,站起身小跑着上楼。

  “大姐,您不吃饭啦?”明楼在远处喊一句,明镜意料之中的没理他“桂姨啊,给小少爷把饭端上去吧。”

  看着走上去的桂姨,阿诚到此仍然一脸茫然,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明楼将港大退学通知拿了出来,还让报社编了些明家小少爷花天酒地的桃色新闻出来,一股脑的给明镜看了,明台有苦说不出,才有了现在这一幕。

  “这……?”阿诚疑惑的看看明楼,筷子也停了。

  “行了,先吃饭。”明楼收回眼睛,不答他,往他碗里夹了两筷子菜。

  阿诚看一眼自己碗里堆起来的菜,再看一眼不断给他夹菜的明楼。

  看来他暂时得不到答案。

评论(7)
热度(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