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楼诚】长大Chapter14(我想要你,可以吗?)

本文介绍及目录←请戳

==============

  Chapter14  

  “外间谣传,我已经被重庆政府制裁,中储劵也一度下滑。”明楼一手拿着电话,一手支在桌子上,语气轻蔑:“真是太可笑了!”这些话,他倒给了电话对面的梁仲春,一边指责他生意不干净。 

  桂姨此时走进了明楼的书房,明楼见了,朝她点头,桂姨屈一下身表示问好,回头看见站在书房中厅的阿诚,阿诚看他一眼,一脸的阴郁。

  电话里的梁仲春连声道“是”,明楼嗯了一声:“明白人终究是明白人,”说到这里,他话锋一转,似乎已经不是在指责电话里的人:“可偏偏就有些人以为自己翅膀长硬了,还没有学会走就想要飞!”他眼睛狠狠瞪一眼阿诚,阿诚向桂姨使眼色,叫她先不要进来。

  桂姨脚下一顿,听着明楼滔滔不绝的指责,听出了这是在指桑骂槐,捏紧了手里的托盘,才止住自己表露出什么内心。

  “我告诉你,不要以为我眼睛瞎了,明里暗里的跟我作对!”明楼看清了两人的动作,却装作没看见,接着指责,伸手挥了桂姨进来,仍然气愤:“吃我明家的饭,还砸我明家的锅,生意都做到特高科去了还以为我不知道?”

  桂姨放下茶后听到这一句,心虚且惊讶的看一眼阿诚,她仍然有些不信这是阿诚所为。

  “千万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太猖狂!让我查出来是谁在吃里扒外,我跟谁都没情面!”明楼的声音突然提高八度,说完又把电话一摔,吓得桂姨和阿诚都是一抖。

  桂姨道了声好就悻悻的退出去。

  一直低着头的阿诚终于抬起头,瞄了一眼关上的门。刚才盛怒的明楼似乎也消了气,同样看一眼关上的门。两人回过眼神,对视一眼,相互确定了下一步行动。

  阿诚原本严肃地眼神忽然藏了一丝怒气,瞪了明楼一眼,明楼看了也不明所以的瞪大眼睛,无辜的看着阿诚。阿诚哼了一声,看他的样子,嘴角带了一丝笑意,没理他就开门走出去,明楼呼的站起来要叫住他,可他只叫出一个“阿”字,门就被甩上了。但看了阿诚的表情,明白他并不是真的生气,只不过是撒娇一样的做法,明楼在空书房里想想阿诚,不知怎么就自己悄悄笑起来。

  阿诚像是被赶了出来,黑着脸上了楼。桂姨看在眼里,心想要与他谈谈。

  晚上明楼又被明镜困在明台房间,前一晚他被扔在阿诚房间当看护,本来他也乐意,而今天却不同了,不是他不关心明台,只是大姐在这里,他就显得有些多余,坐在一旁昏昏欲睡,明镜看他实在疲惫,心软了,放他回去睡觉。

  阿诚拿出了明楼的睡衣摆好,脑子里过着桂姨找他谈的内容,对方一个劲的忏悔,还把当年的事告诉他,哭的伤心,劝他别对明楼不利,话语十分真诚,可却看不到目的。明楼进来看到的正是一个表情严肃地阿诚坐在床边的样子,眉头微皱,似乎在想什么参不透的题。

  明楼走到阿诚面前,后者瞄到他的鞋尖,这才抬起头来。

  “回来了?明台怎么样?”阿诚的眼神立刻变得清澈,对明楼展开笑脸。

  “假戏做成真的了,他挨了一顿打又生了一场病,大姐是真的信了。”

  明楼早已把这件事跟阿诚说了个大概,阿诚自然是抱怨明楼做事太狠,把明台折腾的不轻,不过也多亏了这一劫,明台的事也瞒了过去。

  阿诚笑笑:“看来疯子教的不错。”

  明楼看得出这是强笑,后面的话恐怕也只是应一句,明楼心里已经猜出七八,阿诚大概是纠结于桂姨的事,只好打趣道:“哪里是教的不错,明台只要拿出本性,就谁也没办法了。”

  “那倒是。”阿诚点点头,结束了这个话题。

  沉默一阵,明楼把睡衣拿起来展放在沙发上,挨着阿诚坐在床边。

  “桂姨找你了?”

  “嗯。”阿诚应一声,没看着明楼“我们谈了很久,都是听她忏悔。”

  明楼看看阿诚的表情,还是问出口:“真实吗?”

  阿诚细想一阵,抬头看明楼的眼睛,点点头:“真实。”

  “忏悔是真实的,目的却不真实。”见阿诚正视他,明楼赶忙盯紧那双眼睛。

  明楼提出的问题,正视阿诚所困扰的,阿诚的眉头散开一些“没错,忏悔不过是她的手段。”此时阿诚轻叹一口气“而且她想让我接纳她,作为母亲。”

  “是她告诉你的?”

  “她没有明说,但她是这个意思。”阿诚的声音闷闷的,头又低了回去。

  明楼见他这个样子,心里软成一片,嘴上仍然在布置任务:“那你要顺着她走下去,让她以为自己得手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阿诚没说二话,接了任务。

  明楼轻笑了一声,惹得阿诚抬起头看他,明楼眼中的温柔快要溢出来,明明什么都没说,却叫阿诚周身一松,心里竟是松快了不少。

  “是不是我叫你干什么,你就干什么?”明楼好笑的看着他。

  阿诚还没反应过来,愣愣的点了头,过了不久才反应过来,脸上闪过一丝窘迫。

  明楼这回笑出了声,一手搂着阿诚的腰,一手捧住阿诚的脸颊,在他唇上轻印一下,明楼低头看一眼怀里的人,对方的脸忽然通红,眼神躲闪着。

  “我的傻阿诚……”

  阿诚瞪他一眼,语气不快:“说什么呢……”

  话未落地,阿诚感到视角倾倒,明楼竟是已经抓紧他的手腕,将他按在了床上,阿诚瞪大眼睛,直盯着明楼逼近的面孔,心脏狂跳,他跟明楼身手相当,脱身大概有余,这是他自知的,但是他偏偏没动手,由着明楼压了上来。

  低音在阿诚耳边响起:“如果我说想要你呢?”

  心跳陡然加速,比起刚才,竟是又快了不少。阿诚有些喘不过气,大口喘起来。

  明楼本是逗逗他开心,可看见他眼神空洞,额头冒出冷汗,呼吸陡然加速,明楼却慌了神:“诶、大哥逗你玩的,别吓大哥……”他一边放开阿诚的手腕,一边伸手给他擦汗,过了半刻,明楼见阿诚还未恢复,更慌了“阿诚?是不是碰到伤口了?大哥看看。”说着,伸手去解他的衬衫。

  阿诚没有阻止他,由着明楼解开了,明楼看了一眼伤口,干净整洁,愈合的不错,这才放了心,再把绷带缠好,阿诚的呼吸平静了些,明楼想,干脆给他换了衣服,要把他衬衣脱下,阿诚终于有了反应,一下抓住明楼的手腕,直盯着他。

  被盯了一会儿,明楼觉得心虚“阿诚……大哥说笑的,你要是不愿意——”

  “大哥,我愿意。”

  明楼睁大眼睛,眼中满是惊讶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只要是大哥想要的,都好。”

  明楼心中狂喜,吻上阿诚的锁骨,顺着脖子亲吻了一路,阿诚眯着眼睛,乖顺的可怕。明楼吻到他的脸颊,忽然停下来,阿诚不明,扭头去看他。

  “阿诚,你心里不痛快。”明楼盯着那双眼睛,幽幽的说。

  “没有。”阿诚否认,用最后一层薄壳做为心防。

  “有。”明楼封住他的嘴唇,给他一个深吻,热气在口腔里弥漫,搅得阿诚喘不过气,明楼停下来时,阿诚眼中已是水雾弥漫,明楼喘口气接着说:“你有心事,却不告诉我。”

  阿诚眼里的露珠顺着这句话滑下来,点在明楼心上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好吧我的确是卡肉了

诚宝宝不开心要和大哥啪啪啪才能好起来(微笑)

附上想要阿诚的大哥

我不会告诉你这是我不小心截到的


ps:手机用户看不到图上的阿诚啊2333333大哥显灵了

评论(10)
热度(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