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蔺靖】《不疼4》章一

  章·一

  

  三更才闭,皇后走近,皇上伏案已久,晚膳被晾在一边早没了温度。窗扉不知何时开了,许是陛下开了透气的,冬日寒冷,皇帝却似毫无察觉似的维持着几个时辰前的动作。皇后见他并未察觉,叹口气走近了。

  

  “陛下,三更天了。”

  

  “嗯,你来了。不必陪着朕,歇息吧。”萧景琰抬起头望她一眼,轻笑着答她,言闭仍是批文书。

  

  皇后见他并无休息之意,再开口:“陛下已忙了一天,该歇息了。”

  

  “好,待结了公事便歇。”这一次萧景琰没有抬头。

  

  皇后又立了半刻,觉起自己怕是劝不动他了,道了声“臣妾告退”,端着餐盘退了。

  

  蔺晨坐在廊前饮着温酒,今夜的月亮配起雪景,实在美极,可惜无人陪他观赏。他看看身边空着的软垫与酒杯,嗤一声,这个萧景琰,也太不解风情了。

  

  正当他苦恼之时,皇后端着新换的食盘走到他身后。

  

  “他不肯用膳,我劝他他不歇,你去劝。”皇后侧目去看蔺晨的表情,再看看空着的另一套酒具,心下了然,她也不说破,等着他答。

  

  “在下没这个本事。”蔺晨随性惯了,在宫里他与谁都这般说话,大家也随他去了。此时皇后娘娘差他办事,他非但不回头领命,还把两只手往袖子里一插,拒绝了。

  

  皇后好笑的看着他,眼睛一转,话锋一转:“先生去便去,不去便罢,陛下不过就是饿着肚子坐一夜,反正本宫也劝不动他。”她将食盘放在空垫上,转头就走。

  

  蔺晨盯着食盘看一眼,回头去看丢下他的皇后,又想起殿里还空着肚子的人,心里一团乱麻。

  

  “皇后娘娘!”

  

  皇后被人唤,站住了。

  

  “您不怕在下就这么晾着他?”蔺晨垂死挣扎。

  

  皇后笑了,没答他,仍然扭头走了。

  

  这一回,不管蔺晨如何叫她,她都不停脚。

  

  蔺晨望着食盘做着思想斗争,不吃就不吃,干脆饿他两天,许就再也不敢误了膳食了。粥膳冒着热气,寒风一过,凉了三分。蔺晨心里又一惊,坏了坏了,若是他用了冷的,胃里又要不适。这般与自己纠缠半天,蔺晨拿着折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。

  

  萧景琰啊萧景琰,我怎么就掉进你这坑里了呢。

  

  侧门一开,寒风透进来,萧景琰打了个冷颤,没有理会,他只以为是下人来伺候。

  

  “早跟你们说了,不必陪着朕……”

  

  一件披风搭在他肩上,这时萧景琰才抬起头,望见一袭白衣,闪去窗前,放了窗。

  

  “你为何来了?”萧景琰拢一拢肩上的披肩。

  

  “你说为何。”蔺晨像是憋着气,把食盘搁在案上“吃饭。”

  

  “等我结了公事……”

  

  蔺晨不等他说完,拉起他一只手,冷得很“你说你这偏殿冷成什么样子,你也不知道关了窗。”

  

  萧景琰这才觉得浑身发冷,手指被握在温热的手掌里,已是冷得僵了。他自知理亏,端起了膳食。

  

  蔺晨捧着脸看他,萧景琰也不惧他的目光,随他去了。

  

  “累不累呀你。”蔺晨突然冒出一句。

  

  “战事才闭,公事是多些。”萧景琰不以为然,放下了碗。

  

  见他又拿起笔,蔺晨拿起粥碗往里看“怎么才吃了这些,可是身体不适?”蔺晨看食盘里剩下了大半,瞬间警惕起来,直起了身体去抓他脉门。

  

  “我没事。”萧景琰躲开了。

  

  蔺晨的手空停了半晌,接着收回手“你歇吧,这几日也太累了。”

  

  萧景琰苦笑:“蔺晨,为帝者,哪里来的清闲日子呢。”

  

  这个死脑筋,不清闲,也不用如此事无巨细吧。这些话蔺晨都不知道自己说了几轱辘了,到底也劝不动他。蔺晨身子向后一靠,拿手支着脑袋。

  

  “你办公吧,我陪你。”

  

  “蔺晨……”

  

  “别劝我,说什么我也不走。”

  

  萧景琰拿他没辙,只好告诉他,如果实在累了不用顾自己。蔺晨点点头,萧景琰又埋头公事。

评论(10)
热度(1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