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蔺靖】《不疼4》章二

  章·二

  

  蔺晨原本昏昏欲睡,可才过了半柱香,蔺晨就被叫去诊病,也不是别人,是沈大人府上叫的。他本不想去,可沈大人与景琰交好,萧景琰要他去,他也就不得不去。蔺晨四更才回,才进了偏殿他便望见趴在案上的萧景琰,披肩早离了身,不知何时被蹭到地上。凑近了看,见他已经睡着,手中还握着笔杆,想想便知,他这是公事未闭,倦的睡过去了。

  

  若是此时吵醒他,说什么也是要继续办公的,可若放任他在这偏殿睡上一夜,怕是要害上风寒。

  

  蔺晨一时空停在原地,怎么也不是。

  

  “唔……”

  

  得,醒了。

  

  蔺晨纠结着,也不知自己站了多久,萧景琰已经自己醒来了。他只能夸张地叹一口气,走上前去帮他拾起披风,重新搭在他肩上。

  

  “嗯?你回来了。”萧景琰迷迷糊糊地揉眼睛,问道“沈大人没事吧?”

  

  “好着呢,不过是府里的人大惊小怪。”

  

  “嗯。”萧景琰应一声,又低头看文书。

  

  蔺晨知道劝他也不成,默默坐回原位。坐不了多久,蔺晨又昏昏欲睡,这时他听见案边的人叹了口气,抬眼去看他,见那人放下了笔。

  

  “歇吧。”这话是萧景琰说的,他看不得蔺晨这样困倦。

  

  蔺晨勾着目光看看剩下的文书“陛下可是心疼在下?”

  

  萧景琰不答,低头收拾着眼前的东西。

  

  “我早跟陛下说了,美色误国~”蔺晨的声音飞到他耳边,这没正型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闪到他身后,圈住了他的腰,下巴搁在他肩上。

  

  萧景琰轻哼一声,捞起蔺晨落在桌上的折扇,向后就是一敲。从袖子里露出的手腕被蔺晨一把攥住。

  

  “哎呀呀,陛下当心伤人。”

  

  胡说,谁能伤着你。萧景琰腹诽,任他抢了折扇去。桌案收拾规整,萧景琰舒了一口气,如此打闹心下放松,熬了半晚的倦意都涌上来,萧景琰脑内胀痛,忍不住伸手按了按。

  

  蔺晨见他不适,止住玩闹的性子,把人捞进自己怀里“看看,熬夜伤身,头痛了吧。”看笑话的口气,却是紧张得不行,他把萧景琰一双发冷的手握在自己手里暖了一阵,再去提他按摩头侧,见他眉头舒展,才哄他去睡觉。

  

  第二日皇帝在朝上发了脾气,誉王旧部贪赃,私吞救济款,新取下的城池本就不定,如此更使此地民不辽生。国事当头,竟有人盯紧了这样的买卖。萧景琰没罚他,把款项重新塞回此人手里,叫他送回去,派七八个监官盯着他,再送不到手里,提着脑袋回来见我吧。

  

  只是这人被骂了个狗血喷头,皇帝似乎是盛怒,朝堂中鸦雀无声。

  

  这人只是图钱,听见保他性命,颠颠的被压着跑去送款了。新任工部尚书管不好手下人,在一旁浑身抖得像筛子,可萧景琰没说他事儿,朝犯事者吼一句“提头来见”扭头就退朝了。工部看傻了。蔡荃在一旁拍拍他叫他定神,陛下这是憋着火气呢,修缮水利恢复民情的事情本已收尾,闹了这么一出,陛下为了民情不知多少个日夜没睡,这倦乏积下的火,全都发在这人身上了。

  

  可萧景琰终究是萧景琰,盛怒之下也没重罚,本就是上脑子的事儿,长长记性就好。

  

  稍后工部被罚了月奉,心里这才舒坦了。

  

  “我是不是说重了……”萧景琰回想起自己刚才骂了什么,闷闷的问蔺晨。

  

  “不重不重,还轻了呢。”蔺晨不管什么,替他脱了朝冠。

  

  “轻了吗?那工部也要罚。”

  

  工部要是知道自己的月钱是这样被扣掉的,估计要撞墙撞死。

  

  一肚子怨气都倒了出去,脑袋里昏昏。蔺晨见他眼中没有焦距,问他怎么了。

  

  “无事。”萧景琰又拿起前一晚放下的文书。

  

  这日过的极快,等他看完了所有文书,已经有人来叫他用午膳。他叫了声蔺晨,没人答他,也许是带着飞流去京城玩耍了。想起蔺晨逗那孩子,给飞流插上花,飞流愤愤的拆下来扯碎了扔给蔺晨,拔腿就跑。这是以前在苏宅看见的画面。萧景琰笑笑,又想起已逝的友人,心里一紧,又不去想。

  

  萧景琰起身,屏退左右,去芷萝宫。

----------
存稿发上,lo主发烧了_(:зゝ∠)_哭唧唧,需要安慰

评论(16)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