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蔺靖】《不疼4》章三

  章·三

  

  蔺晨早早出了宫,省的再打扰皇上办公,再者今早芷萝宫的人就来请皇上去与太后一同用午膳,也不关他什么事,他不如出来带孩子。

  

  他又喝掉一杯酒,抬眼看见飞流的白眼。

  

  “哼!”小孩子赌气地一哼。

  

  “又怎么了?”蔺晨明知故问。

  

  飞流瞪大了眼睛瞅他,又撂两字:“庭生!”

  

  “庭生功课多着,你去找他他也不得空。”蔺晨又拿起酒壶要倒酒。

  

  飞流把他的手按下,扭脸不看他。

  

  蔺晨见他真的生气了,只得哄哄:“好了好了,哥哥带你去花市好不好?”

  

  小孩儿一听,面色稍缓,悄悄看他。

  

  “去买花,送给水牛。”

  

  “水牛!”飞流听见水牛,两眼放光“好,买花。”

  

  萧景琰离开芷萝宫时,身边只跟着列战英,走了一半,天上飘起雪,列战英手忙脚乱的去给萧景琰挡着,萧景琰却抚开了他的手,他说:“不必了,好久没这样了。”

  

  边关杀敌的人们,何时不是大雪纷飞呢。

  

  进了大殿,萧景琰自己还没觉得怎样,列战英急匆匆喊人来加了几个火盆,差点就要跑去把御医请来,萧景琰坐在案前拿起文书,拒绝了几次,列战英还要劝,萧景琰抬头望见列战英为难到快哭出来的表情,笑了一声。

  

  “蔺晨又跟你们说什么了?”

  

  一听这话,列战英不劝了,支支吾吾说不出什么。看来的确是蔺晨。

  

  “听他瞎说,没事了,下去吧。”

  

  蔺晨天黑才回,本想着萧景琰还要办公到深夜,可今天他翻墙进来,萧景琰却已经坐在廊前了。

  

  “公事闭了?”蔺晨走过来。

  

  景琰皱皱眉“你就不会走正门吗。”

  

  蔺晨一笑,甩开扇子“是你的侍卫太失水准。”

  

  萧景琰见他得意的样子,回他“你可知,他们见是你,就会放行?”

  

  “哦,原来是沾陛下的光。”

  

  萧景琰也笑了。

  

  两人正说着,又一个身影飞进来。

  

  “水牛!”飞流攥着一把梅花跑过来,举在景琰面前。

  

  萧景琰接过花束,笑着摸摸飞流的脑袋“飞流,许久不见,长高了。”

  

  飞流听出景琰话语中的欣喜,开心地笑笑,盯着景琰看了许久,他又收起了笑容。萧景琰一句“怎么了”还没问出口,蔺晨就叫他去找庭生玩儿了。

  

  萧景琰将手里的梅花交给下人,邀蔺晨同坐廊下。

  

  “今日怎么有此雅兴?”蔺晨问他,见两人之间有一壶酒,拿起来替景琰斟满。

  

  “没什么,只是公事完了,才想起许久没陪你。”萧景琰端起酒杯闻了闻。

  

  “在下哪里需要陛下陪,”蔺晨搁下酒壶,端起才给自己斟满的酒杯“我陪着陛下就好了。”

  

  萧景琰心下一动,蔺晨双手一举向他敬酒,他回敬,两人各自一饮而尽。

  

  雪花压着梅枝,风吹过,梅花一抖,雪花纷纷落下。宫中的梅花开的最好,那花市什么花没有,飞流偏要拉他去野外摘了这野梅花,这才折腾了这么晚。飞流只念着:“宫里的,不好”。飞流哪里懂什么花道呢,只是他这么觉得,就说了。细想也是,宫里的梅花被人好好地照料着,与城外的相比,总是少了几分灵气,少了几分傲气。

  

  景琰,这样就够了吗?长苏,你扶他上位,究竟是帮了他,还是害了他?

  

  这个问题蔺晨问了无数次,问自己。

  

  “景琰,你开心吗?”蔺晨忍不住,还是问了他。

  

  “国泰民安,为何不乐?”萧景琰仍然看着雪景,回答他。

  

  “我是问萧景琰,不是皇上。”

  

  “我答应小殊,要做个好皇帝。”

  

  蔺晨苦笑一声,他也答应梅长苏,要照顾好萧景琰。原来这两个人,从来都没有为了自己而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章小虐怡情(?)

评论(14)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