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蔺靖】《不疼4》章四

  章·四

  

  “笑什么?”景琰问道。

  

  “没什么,笑你们两个都是疯子。”蔺晨又倒酒。

  

  “你呢?”萧景琰问一句,叫蔺晨停了手看他“你放着江湖美景不去赏,却跟我待在这宫里,你不是傻子?”

  

  蔺晨看他一眼,倒好了酒。

  

  酒杯端在手里,朗声念着:“傻子配疯子,般配。”蔺晨送了送酒杯算是再敬他一杯,干了。

  

  萧景琰看着他喝酒的样子,白衣公子,美酒作伴,倒是豪爽潇洒。眼前迷蒙一瞬,他晃晃脑子,看向手中酒杯,小抿一口,心想可是不胜酒力?

  

  蔺晨见他盯着喝了半杯的酒看得出神,才觉起两人在这廊前坐了许久了。

  

  “景琰。”蔺晨唤他一声

  

  “嗯?”景琰回过神。

  

  “外头冷,进去吧。”

  

  “也好。”

  

  蔺晨先站了起来,景琰放下杯子,跟着站起来。

  

  没出两步,萧景琰便觉得脚下踩了棉花。

  

  “蔺晨……”他将要倒下,喊了蔺晨的名字。

  

  蔺晨听人叫他,回过身,却见人摇摇晃晃的竟然要倒,一把接住他的身子。蔺晨被撞得跪坐在地上,惊魂未定。

  

  “景琰?景琰?”回过神时他低头看怀里,见这人似乎是昏过去了。

  

  蔺晨急忙摸住萧景琰的脉搏,脉象虚数,蔺晨面色一沉,虚热之症,气血两虚,寒邪入体,。他伸出两指再去抚他额头,果然热的厉害。他暗骂自己,怎么就听了他的话在这廊下坐了许久?景琰早几日就忙于公事,休憩不足,劳累过度本就要好好安歇,又怎能在这湿寒之地陪他喝酒?

  

  蔺晨没声张,写了方子叫飞流去抓药,拿回来细细的煎。

  

  庭生趴在景琰床边看他,飞流替景琰换了帕子,萧景琰无意识的吟一声,侧了头,帕子一歪,庭生见他睡得不安生,直起身来抓住他的手,飞流替他摆正了帕子。

  

  飞流见庭生实在担心,拍拍他肩膀“没事,有他。”

  

  庭生望了一眼蔺晨,蔺先生平时不正经,这等细心煎药的样子倒是不易见到,如今看来,他也是可靠之人。收回目光,庭生抱着景琰的手趴在床边,飞流也不再看庭生,托着下巴看水牛。

  

  夜深了,蔺晨工序都已做好,就等时辰,便离开了药炉子,可他回头看到的一幕把他逗乐了,庭生已经睡着,飞流在一旁一晃一晃,怕是再过一会儿也要睡着了。他去摇醒了两个小孩子,叫他们回屋去睡,萧景琰怕是一时半会儿醒不来。

  

  打发走了两个小孩,殿中就剩了他二人,还有一个睡着,醒着的这个自然无事可做,坐在床边抓起景琰的手细细把玩。景琰的手细长,没有肉,硬的硌人,再加上高烧冰冷,实在是不好抓的物什,可蔺晨又不想撒手,用虎口握住蹭在自己脸上,爱不释手的样子,捧到嘴边亲亲才放下。收回手时摸到他掌心的一片硬邦邦的茧子,又把他的手掌翻出来盯着看了半天。

  

  “就知道心疼别人,不知道心疼自己……”蔺晨的手掌摸上他滚烫的脸颊,嘴里嘟嘟囔囔自言自语。摸了一会儿,伸出食指戳他脸“你个傻子呀。”哪知这一戳,萧景琰皱起了眉头。

  

  蔺晨吓得收回手,想着省的他醒了又说我欺负他。

  

  萧景琰到底没有醒过来,只是难受的哼了一声。

  

  蔺晨放下一颗心,又有些失望。

  

  到了清晨,萧景琰总算是睁开了眼睛,浑身没有力气,脑子混混沌沌,眼前模糊一片,高烧烤得他口干舌燥,张口就是咳嗽。蔺晨到了清水给他润口,萧景琰喝完了这一杯水,才看清眼前的是蔺晨。

  

  “我怎么了?”他捂着额头问蔺晨,脑内一阵眩晕。

  

  “怎么了?你一声不吭就倒下,烫的像个炉子一样,你说怎么了?”蔺晨把他扶起来放好了垫子就撒了手,萧景琰往后一摔,撞了一下在垫子上,虽然不疼,但还是晕的眼冒金星。

  

  “你、气什么……”他一只手按住额头。

  

  蔺晨叹一口气,替他揉着额头。

  

  “蔺晨……”景琰见他不说话,又唤他一声。

  

  “好了,觉得如何了?”蔺晨看他这个样子,责怪他不顾身体的气全都散了,关切起来。

  

  “好些了,就是有些头晕。”景琰如实回答。

  

  蔺晨捉起他手腕,脉象是稳了些,该是无大碍了。

  

  “什么时候了?”萧景琰缓过来一些,看看窗外。

  

  “管他什么时候,反正早朝过了,你躺着。”

  

  说话间小厮端来了药碗,萧景琰见了,直起身子要自己接过来,蔺晨挡开他,替他接住。

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
写不出感觉……哭哭……缓更一下

评论(12)
热度(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