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蔺靖】《不疼4》章五

  章·五

  

  药碗冒着热气,蔺晨搅一搅,舀出几勺倒腾着,最后舀出一勺,在碗口掭掭勺子,轻吹一口,热气散开又聚拢,薄了不少,他拿嘴唇试试,不烫。

  

  勺子举在萧景琰嘴边,他有些不明,蔺晨这是要喂他吗?为帝多时,他仍保持着军中的习惯,不喜人服侍他,只要能动,他都是坚持自己来的。因此对于这样的动作,萧景琰多少是有些别扭。他皱皱眉望向蔺晨,对面这人似乎不愿放弃,坚持要喂他。萧景琰只有舔舔嘴唇,张了嘴。

  

  苦涩的药汤尽了他口中,苦味蔓延在口腔,又直冲他鼻腔,他呛了一声咽下去,还没缓过来,蔺晨又塞一口过来,他硬着头皮含着,还是推开了蔺晨的第三勺。

  

  “景琰,良药苦口,我劝你还是喝了。”蔺晨见他不喝了,心里着急,又要伸出勺子。

  

  萧景琰本就怕苦,这一勺一勺无限拉长的苦涩,他是万万不想受着的,长痛不如短痛,他抢了蔺晨手里的碗,闭着气一口吞了精光,蔺晨还未反应,碗里已经空了,此时他想起来阻拦,已经来不及。

  

  舌头苦得麻了,萧景琰撑着咽完余下的汤药,张口就是咳嗽。

  

  “你吞的那么急做什么……”蔺晨瞧着他五官皱成一团,咳得喘不过气,心疼的摸摸他后背。

  

  景琰扒着床沿咳喘,蔺晨递过一杯水,萧景琰抓过就喝,喝了两杯,才把苦味冲淡一些。

  

  “这药还要喝多久?”景琰好容易缓过来,开口问他。

  

  “那要看你何时有好转。”蔺晨给了个确定的说法。

  

  景琰认命的叹口气,这就开口问政事“那今日早朝大臣们可有要事禀报?”

  

  蔺晨瞪大眼睛:“你还想着办公?你这身子就是给政事拖垮的!”

  

  “那文书总能给我看看。”萧景琰退一步。

  

  “没门!不等你好些,想都别想!”

  

  “我已经好了……”这话说的没底气。

  

  “好了?”蔺晨反问一声,萧景琰彻底没声了。萧景琰低着头,似乎有些低落,蔺晨瞧了一阵,又不忍心,只得好声好气的劝:“景琰,如今战事已毕,六部大员都是你亲选,有他们担着自是不会出什么大事,你又为何要把自己逼得这么紧呢?难道没了萧景琰一日,我大梁会亡国不成?”蔺晨说到一半就站了起来,样子与教训梅长苏时如出一辙。

  

  景琰平静地看他,这人平时没正型,如今急的跳脚的样子倒是好笑。

  

  蔺晨见这木头竟是放声笑了出来,心里跟着颤。

  

  “你还笑。”他嗔道,不知怎么就消了气。

  

  萧景琰渐渐止了笑声,抬眼去看蔺晨,那人袖起双手立在一旁,脸向一旁偏去,一副拿他没辙的样子。

  

  “蔺晨。”景琰唤他,后者面向他看过来,萧景琰话语真诚:“我很好。”

  

  蔺晨瞧着他的双眼,觉着一颗心都被这一汪清澈吸了进去。

  

  末了,叹一口气。

  

  “我倒是希望,你不做这个帝王。”

  

  “蔺晨,我不能退。”景琰目光坚定“为了小殊,为了祁王兄,我只能是帝王。”

  

  “可是你呢。”蔺晨叹息,低头喃喃“你呢……”

  

  萧景琰不答。蔺晨总以为梅长苏固执,却不想萧景琰更甚。他听见景琰轻笑一声,抬眼看他。

  

  “我很好。”景琰仍是这一句。

  

  好啊,蔺晨感叹,怪不得梅长苏为了这人,肯豁出命去。

  

  一颗心算什么,一腔血又算什么?只要他萧景琰想要的,他蔺晨一条命都给他。

  

  争论了这样许久,蔺晨这才想起景琰昨日没用晚膳,这一夜高热盗汗,到现在也没退干净,折腾了一夜,这病着的人也早该饿了。

  

  “你看,昨日病症来得急,你也不及用膳,饿了吗?我差人端些吃的。”

  

  萧景琰觉觉肠胃,并无胃口,答道:“不饿,你吃吧。”

  

  “怎的不饿?”蔺晨皱眉。

  

  “这风寒恼人,头晕的厉害,吃不下。”

  

  蔺晨试试额头,果真还热着。

  

  “不想吃就罢了,体力还未恢复,你再躺躺。”

  

  萧景琰摇摇头“这屋里闷热,还是扶我走走。”

  

  屋里门窗紧闭,密不透风,炉火烧的旺,他又高烧,几把柴火把他喉咙里的水分烤的一点不剩,他口干舌燥,被褥里又像蒸笼一般,夜里出的汗渗进去,潮气扒在里衣,使他浑身不舒爽,他已经头晕眼花,手脚酸软,再烤下去,怕是要神志不清,还不如出去冰天雪地里走一圈来得痛快。

  

  蔺晨担心,他这一身潮气的出去,若是再着了凉可如何是好?

  

  景琰看他犹豫,心里了然。

  

  “无事的,我换件衣物出去,也好让人换了汗湿的被褥。”

  

  见他跃跃欲试的样子,蔺晨还是应了,也好,闷在屋里也不利于病症,屋里闷燥,也该叫他出去呼些新鲜空气。蔺晨给他换了衣物,里外裹了几层,厚重的披风披在肩上,细细裹好,扶了他出去。


评论(8)
热度(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