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蔺靖】《不疼4》章六

  章·六

  

  雪停了,凉柔的冷风敷在萧景琰面上,叫他好受不少,吐出一口污浊的气息,雾气散在冰冷的空气中,再换一口新鲜呼吸,萧景琰终于觉着自己醒了过来。

  

  “飞流的梅花捡的好。”景琰出来便看见一盆梅花,宫人已将那一束梅枝插在瓶中仔细养着“昨日扫了你的兴致,只好改天赔你。”

  

  “是啊是啊,陛下可不单欠我这一次,既要赔我,自当一桩一桩算清楚才好。”蔺晨搀着他在园中散步,听他要赔罪,趁机把陈年旧账都翻了出来,什么每日午后该赏的花,每夜入睡前要喝的酒,他都一一摊出来索要。

  

  “得寸进尺,这些都算上,要我赔到几时?”萧景琰嘟囔着。

  

  蔺晨眼珠子一转,搂着景琰腰身的胳膊紧了紧“反正陛下这辈子都赔给我了。”说着凑过脸去,要讨个吻。

  

  光天化日,景琰不愿,伸出手掌推开他的脸,病中无力,这几下挣扎也是徒然,被蔺晨攥着手腕捉开了,景琰再别开脸,蔺晨瞧他这样子,到底也只吻在脸颊上。

  

  “这算赔了几次?”萧景琰讨价还价,不愿意吃亏。

  

  “这怎么算赔,你这不情不愿的,几次也不算。”蔺晨不认账,指指自己嘴唇“陛下亲自来,算赔过一次。”

  

  萧景琰耷拉着嘴角,扭头往前走,蔺晨以为他生气了,赶紧跟上去,要与他道歉不该戏弄他,那些胡话都是逗他笑的,他一个赔偿也不要。可谁知跟了两步萧景琰便停了脚步,蔺晨刹了步子才没撞上去。那人转过头看他——

  

  “回去可还算数?”

  

  蔺晨先是一头雾水,看着萧景琰认真的表情,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。

  

  他是说:回去再亲,算不算数。

  

  “算算算!”愣了好久,他才连声答道。

  

  怎么不算!蔺晨乐开了花,这一回他可是赚翻了。

  

  景琰似乎觉得值得,满意的点点头,扭过脸去,也没看见蔺晨偷笑的样子。

  

  走了许久,景琰似是乏了,觉着步子不稳,一阵目眩,身子摇摇晃晃向后倒去,蔺晨心下一惊,跟一步上去,萧景琰只身子一歪,歪在他怀里,人还清醒,只是体力不支。

  

  “回去吧,你不该走这样久。”蔺晨搂紧他,抓起他的手,凉的吓人。

  

  萧景琰也实在是累了,乏力地点点头。

  

  两人回到殿中用了午膳,萧景琰胃口平平,并没吃下多少,只裹了腹便不吃了。饭后他仍旧一口喝了汤药,喝两杯清茶漱口。蔺晨逼着他休息,他拉着蔺晨要一同午歇,被他拉着睡下。

  

  蔺晨醒来已是午后,身边空荡,他拍拍自己脑袋,心说早就知道他在病中也不会闲着,这头倔牛,怎么也不会容这一天就这样过去。摸来偏殿,萧景琰果然在这里。蔺晨怪他不爱惜身子,一股闷气升起来,却又散了。到底还是无法责怪他。

  

  夸张地叹一口气,萧景琰听见这样的动静,抬起头。

  

  “睡醒了?”景琰看他一眼又低下头“今日公文不多,早早便可结束,你且坐坐。”

  

  萧景琰不打算解释。

  

  蔺晨又叹一口气,妥协了。

  

  “要看文书怎的不在榻上看,你这偏殿太冷。”

  

  “怕吵着你午歇,无事的,我叫人加了火盆。”萧景琰头也不抬的回答。

  

  蔺晨看看摆在一旁的火盆,伸手朝萧景琰拢过来一些。他坐在火盆旁边,烤烤手,觉着不够暖,差人又加了个火盆,亲自伸手摆好,这才又满意的坐下。景琰抬头看一眼,又埋头文书。

  

  萧景琰轻咳两声。蔺晨起身给景琰倒了杯茶,景琰道声谢,端起来喝了,蔺晨再倒满。

  

  景琰又咳嗽,伸手端了茶,他咳得有些手抖,茶端不住,还没送到嘴边就放下,一只手收回来掩着嘴唇。蔺晨赶忙绕到桌子另一边,顺顺他的背,替他端起杯子。好容易止了咳嗽,从蔺晨手上接下茶杯喝了。

  

  蔺晨松了手倒满茶杯,放下茶壶走出去了。

  

  萧景琰看他一眼,轻咳一阵,静下来又拿起笔。

  

  蔺晨不多时便回来了,端了碗汤给他。

  

  “百合莲子汤,清肺的。”

  

  也不多说,推了一推。景琰抬头朝他笑,放了笔,端起碗慢慢的喝。

  

  “好喝吗?”蔺晨问他。

  

  景琰点头,舀出一勺要给蔺晨喝。

  

  两人谁也顾不上是不是天子亲自喂他喝汤,景琰的勺子递出去,蔺晨也顺着他的手喝了,汤里无味,蔓着百合的香气。

  

  “淡了,本是甜的,但你咳得厉害,甜的还是别碰。”蔺晨解释着,觉得味道还能更好。

  

  “无事,清淡些也好。”萧景琰摇摇头,并不介意。

  

  蔺晨托着下巴看他,偏殿静悄悄,窗外不知何时飘起了雪。


评论(14)
热度(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