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Gwen天莼 —

【蔺靖】《不疼4》章八

  章·八

  

  景琰用袖子抹了抹林殊牌位,就坐在炉子旁边添着黍稷梗,一把一把添得很少,总是在快燃尽时加上一小把,仍旧叫它燃着。萧景琰一言不发,蔺晨本以为他是来找亡人倾诉的,但他这个样子却让蔺晨有些心焦。

  

  “景琰。”蔺晨叫他一声。

  

  萧景琰抬起头,眼中无波无澜,脑袋又低下去。

  

  蔺晨叹一口气,行吧,你不说,我替你说。

  

  他也攥起一把黍稷添进盆里,张口说着:“长苏啊,大梁有位明君,一切安好,放心吧。”说完他瞟一眼景琰,那人头都没抬,静静地看着盆里劈啪作响的火苗。

  

  “蔺晨,走吧。”蔺晨还欲开口,景琰抢了先。

  

  蔺晨还未反应,景琰兀自撑着地板站起来。蔺晨抓起斗篷追上去,从背后把人包了个满怀,景琰被他扯得停下步子,蔺晨趁此时扳过他的肩膀,给他系好系带。

  

  “毛手毛脚……”景琰嗔怪蔺晨太过粗暴。

  

  “丢三落四。”蔺晨不慌不忙的答着,抖开另一件斗篷给自己披上。

  

  景琰回到殿中仍是批折子,他早已经不发烧了,也有些精神,可面色还是苍白一片,不像痊愈了的样子。蔺晨仍是在一旁撑着脑袋看他,景琰也仍是任他看。时辰过了许久,蔺晨抓起他没有握笔的那只手,景琰看他一眼,见他把住脉门,随他去了,另一手仍然下笔。

  

  蔺晨皱眉,弦脉*,跳的很慢,凉药用了不少,想来也正常。他收回手。

  

  萧景琰去够案角那一杯茶水,蔺晨把他的手按住。

  

  “茶凉了,别喝。”

  

  景琰收回手,目送着这人亲自端了茶壶出去。

  

  夜里蔺晨没敢睡,他侧躺着,一手支着脑袋,抬起一半身子来看他身旁的人,萧景琰蜷缩着睡熟了,一动不动。这样守着未免无趣,他拿手指缠缠景琰的发梢,又伸手握握他冰凉的手,把被子又给他掖一掖。

  

  萧景琰突然有些不安稳,皱起眉头。蔺晨心里一痛,纤长的手指摸着他隆起的眉头,将褶皱一一熨平。萧景琰似是做了什么梦,额头上不多时便起了一层潮气,直到他眼角掉出一滴泪,蔺晨推推他想将他叫醒,废了不少时间,萧景琰喘着气醒来。

  

  “景琰,你不好。”蔺晨替他抹了一把汗,又擦了他的泪痕。

  

  景琰瞪着一双眼睛,也不眨眼,不知是不是因为听了蔺晨的话,泪珠又掉出来。蔺晨没有取笑他,而是捧着他的脸帮他一朵一朵的把泪花擦干净。景琰抓住了他的衣襟,把脸埋上去,今日本该流在灵堂的眼泪,全数倒在了蔺晨身上。蔺晨温热的手蹭着景琰的后颈,一下一下的顺着,像哄着什么小动物,却不像是安慰皇帝。

  

  半晌,萧景琰抬了脸。蔺晨盯着那双通红的眼睛,又觉着谁把自己心窝子给掏了。

  

  小动物抽抽鼻子,喉头艰难的动动,身子蜷得更紧,蔺晨这才看出来他面色苍白。

  

  “蔺晨……”景琰的声音都是颤的,紧攥蔺晨衣襟的手收回来,按紧了自己的胃脘。

  

  蔺晨浑身一抖,从榻上弹起来,他要去摸自己的灸针,萧景琰却拽紧了他的一只手。

  

  “景琰,我给你施针……”蔺晨焦急的解释。

  

  萧景琰白着脸摇摇头,钻进蔺晨怀里,蔺晨无法,只得抱紧他痛得僵硬的身体,揉搓着景琰的背脊。

  

  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只有一刻钟,可蔺晨却觉长的难熬。怀里的人一阵挣扎,捂着嘴把他推开,蔺晨见状,跳下榻去为他寻了痰盂,景琰被他扶起来一些,吐了许久才舒服些。

  

  漱了口,萧景琰脱力的倒回床上,此刻他觉得浑身像是轻了,几日的浊气都跟着散了。

  

  模糊中蔺晨捉起他的手腕,又放下,站起来,萧景琰半睁着眼睛,奋力抬起手抓住他。

  

  “我去叫人收拾了,你歇歇。”蔺晨解释道,景琰手一松,掉在床榻上。

  

  萧景琰闭目养神,脑子却清醒,听着蔺晨的脚步渐进,他又睁开了双眼。

  

  “累了?”蔺晨见他睁眼,问道。

  

  “嗯。”景琰从鼻腔里发出一声,闷闷的答。

  

  蔺晨钻进被子,跟他并肩躺着,与他十指交握,欣喜的发觉萧景琰冰冷了几日的体温回了些。景琰自然的靠过来,搂住蔺晨的手臂。

  

  这一日一日,明天总是最好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(注*)弦脉:胃寒之症。

评论(14)
热度(107)